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青涩童年刺痛了记忆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32: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又一个浅秋来临,枝头那一抹绿,还沉醉在阳光下的微风里。远处田里的玉米,稻谷,还有满山的硕果即将丰收。然而,这一切在詹良的脑海里逐渐的游离,淡淡的模糊了视线,詹良死了,那定格的眼神里,流露出太多的无奈与不甘。十七岁的詹子跪在爸爸的灵前嚎啕大哭,不断地重复着:“爸爸,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丢下我们您就不管了,您一天的好日子都没有过,就这样走了呜,呜呜呜……为什么不等我好好地孝敬您。”詹子一直跪在那里,泪流满面的痛哭着。悲痛欲绝的凌梅哭着扶着跪倒在地的詹子,用沙哑的声音劝着儿子:“詹子,听话不要哭了,你身体刚好别哭坏了身子,你爸走了不要我们了,以后家里的一切就靠你了,你可不能让我再失望啊…。”  多年前的傍晚,凌梅去河边挑水,没注意摔了一跤,就这样未满八个月的詹子,过早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出生后的詹子由于营养不良,干瘦如柴的身体缩卷着,整整一个月不知道饿了要哭,不知道睁开眼睛看看崭新的世界。两个月以后才学会了找奶喝、学会了哭闹、学会了傻笑,这些微妙的举动其实很平常,也足以让凌梅开心的大笑。经过一段时间的喂养,詹子小脸逐渐的胖了起来,饭量也慢慢的在增加,给这个家带来的欢欣与喜悦溢于言表。两周岁的时候,无论体重还是身高,早已超越了同龄孩子范围。  腊月的一天中午,正在床上玩耍的詹子,看到床上鞋框子里的花生米,抓起就往嘴里吃。调皮好动的詹子,边吃边来回走动着,无意中一脚失控掉下了床,摔得哇哇大哭。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凌梅,听到哭声后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子,抱起了满嘴是泥巴的詹子,边擦拭着嘴角边轻轻晃动着,哄着,并自言自语着:“詹子乖。不哭,不哭,那么高的床,?叫你下来的,摔疼了吧。”说着话的功夫凌梅掀起衣服,把詹子揽进了怀里。也许天意妒人吧,从那时开始,詹子被厄运不断的眷顾着。  两岁的詹子,刚刚学会说话,对一些事还不会表达,自从掉下床之后一直咳嗽不断,每到吃饭的时候,吞咽引起的疼痛让詹子哭闹不停,愁得凌梅抱着詹子去村里看医生。医生听完凌梅的讲述,拿了一根体温表给詹子量了一下体温,稍后一看温度偏高,医生试探的问着:“这孩子一直这样吗,要不你带他去大医院检查一下?时间太久了,感冒的话好治,就怕有别的事!”凌梅答应着:“哦,先去给他查查血再说,如果是感冒的话,回头上你这里给他打针。”于是抱着詹子回到家里,凌梅和詹良商量着……。  当天下午,詹良带着詹子去了省城一家医院。经过拍片后,医生询问着;“这孩子多大了?”凌梅焦急回应着:“两周岁了。”医生说:哦,长这麽高了,看着像三到四岁多的孩子,他的喉咙深处卡着个异物必须取出来,你们先准备一下,等一会要给他做个手术。”凌梅胆战心惊的问着:“您能不能想想办法,让这孩子少受点罪!”医生应了一声,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凌梅,又看了看詹子,然后递过一张开好的单子。詹良接过来单子后,也没来得及细看,急忙朝着收费窗口走去。  晚上十点的手术开始了,詹良在手术室外焦急的来回的走动着,凌梅则把脸紧贴在手术室的玻璃上往里面看着,泪水顺着玻璃滑落下来,虽然看不清楚里面,这一刻的心都悬在了半空。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主治医生出来了,凌梅紧走几步询问着:“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医生笑着说:“放心吧,手术做的很好,你们去病房等候吧,"医生边说边朝楼梯口走去。  护士把詹子推进了病房,安排妥当后说:“你们晚上看着点,他刚做完手术还昏迷着,大约四个小时以后醒过来,如果有情况的话,去医务室叫值班的护士。”詹良连忙点头应承着:“好,好的谢谢你们了。”看着昏迷中的詹子面无血色,凌梅不由得攥紧了他的小手,眼泪又一次的流了出来,凌梅心里很难受一直不停地抽泣着,身体也发出了轻微的颤抖。詹良端了杯热水递给了过来,心疼的拍着凌梅的肩膀劝着:“詹子他娘你别哭了,这不是很顺利吗!等麻药过后他就醒了。”  就这样詹良和凌梅一夜没眨眼,时不时地用手试探遮詹子的鼻孔,给活动一下四肢。漫长的一夜过去了,詹子还在昏迷状态中,詹良每隔一会,就拿出手机看看时间,眉头紧皱的詹良,忧心忡忡的来回走动着。  天刚蒙蒙亮,詹良就去了值班室问着:“医生,我家詹子昨天晚上做了手术,怎么到现在还不醒呢!”正在瞌睡的值班护士抬起头,揉搓着眼睛回应着:“你先回去,我一会过去看看。”时间不长值班护士过来了,她用听诊器听着心跳,又用手电筒照了照眼睛,说:“没事,等上班时间,你去专家门诊那里找医生,我马上就要下班了,”说完她拿着医药器材出去了。  詹良心里很着急,一直在专家门诊外等候着,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来回走动着,时针却像个蜗牛一样的慢慢在爬行。过了很长时间,詹良才看到昨天给詹子看病的那个医生,迈着悠闲的四方步慢慢朝这边走来。詹良一个箭步迎了上去,忙不择口的叫道:“医生,你能先去病房看看俺家詹子吗,就是昨天晚上做手术那个?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呢!”  专家跟随詹良来到病房,摸了摸詹子的脉搏,翻看了一下眼皮说:“没事,你不用着急,等会看看再说,估计麻醉还没有退。你们熬了一整夜,先换班去吃饭吧,我去对面那个科室,有事情你们就叫我。”詹良答应着:”哦,你先忙,有事还得麻烦你,”听医生这样说,詹良的心里稍微安稳点了。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詹子终于醒了,詹良高兴地想去给医生打个招呼,在门外他听到了院长正在训斥医生;以后病人手术一定要把握好药的剂量,不准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如果出现了意外,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这时,有个医生看到了詹良,不由得干咳了几声,詹良只好推开门进去了,笑着说:“医生,孩子醒了,我过来给你们说一声的,谢谢你们,谢谢。”并感激的给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老实本分的詹良,感觉詹子醒过来就已经很知足了,一个星期后,詹良给詹子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以后,经常的感冒的詹子,体质一直很差,每每感冒后打针总是不见退烧,凌梅就去附近村子找神婆给詹子看病。说来也是奇了怪,神婆一阵神神叨叨的语言,竟然也能起到作用。就这样一直持续到詹子上了小学,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听妈妈说起的。  记得读四年级的时候,一天中午在课堂上,詹子感觉胃里的食物横冲直闯,呕吐的感觉直冲喉咙,小肚子也疼的一阵紧似一阵的难受,顾不得给老师打报告,一路小跑进了校园厕所,剧烈的疼痛使詹子扶着墙蹲了下来。十几分钟过后,干呕吐出几口清水的詹子,心里舒服点了,望着地下几滴混浊的脓血痕迹。吓得心里噗噗乱跳,詹子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缅甸的他不敢声张此事。  让詹子受不了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发烧感冒后,下午在学校里老是出现幻觉,常常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事情。詹子常看到偌大的寺庙里一下跪女人再忏悔,还有站在一边拿着佛珠的和尚在诵经,还有寺庙外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詹子曾经跟凌梅提起过很多次,她不相信詹子说的话,还训斥着:“上学你不好好的读书净瞎扯,你把这心思放在学习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就这样詹子每次感冒后,都有逃学的想法,心里实在害怕看到那些……,又一次和凌梅提起,凌梅愁眉紧皱的回应着:”你每天都在想什么呢?那个学校以前的却是个寺庙,因为多种原因后来拆了,改建了现在的学校,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还没有生你,你怎么会知道那是个寺庙,又怎么能看到那些呢!”  深秋来临,枝头的几片零星树叶,早已干枯的摇摇欲坠。詹子也像霜打的茄子样,经常的面无血色,学习成绩时好时坏,就连老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詹子有时候考试全班名,有时候的分数却一落千丈。  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詹子的身体被偶尔的腹痛折腾着,每次疼痛过后,都会有脓血一样的尿,内向的詹子羞于启齿提及此事,更不敢让爸妈知道。  读初一那年,有一天清晨,凌梅听到詹子呕吐的很厉害,等詹子从厕所里出来后,于是问:“你怎么了,吃坏肚子还是感冒了?”疼痛难忍的詹子只好说出了实情:“妈我近老是反胃,尿出的小便也带脓血。”凌梅看着又黄又瘦的詹子,心疼的掉起了眼泪说:“你这孩子,咋不早点给我说,下午别去上课了,让你爸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有病咱好早点去治疗。”詹子望着凌梅问着:“妈,去医院检查还得多花钱,要不你去给我拿点药吃就行了,我不去医院。”凌梅皱着眉头说:“花钱也得治病,得病不看医生,能好吗?”  次日,詹良带着詹子来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私下给詹良说:“这孩子的毛病不大,但也是很黏糊很缠手的,他得了慢性肾炎,需要休养加治疗,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如果想早一点治好,先让他修学一阵子。”詹良连忙点头说:“哦,好的,我回去就给他老师请假,先治病要紧,等好了再说吧。”  听爸爸说不让我上学了,我整个人像出了飞的小鸟,心里美的乐开了花,心想;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自由的安排自己了,我再也看不到学校里那些不好的事情了。就这样时光飞逝而过,一转眼半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病仿佛在跟我过不去,体质一天天越来越差,血尿也一次比一次来的勤,疼痛,呕吐让我心力交瘁,再也承受不住了,哭着给詹良说:“爸,我也吃药了也打针了,怎么还是疼的难受啊!”詹良难过地看着面黄肌瘦的儿子,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的难受,叹了口气说:“人家的小孩都活蹦乱跳的,你说你怎么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疼,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也养不好你,我真让你给愁死了!走,我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去,究竟是哪里不舒服。”詹良开着三轮车带着詹子,心事重重的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詹子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排斥与反感,也许是苏打水的味道直冲鼻喉,也许是自己有病的缘故。詹良给大夫说明了情况后,开始验血,验尿又做了个XT片。医生递过来一张检验单说:“这旧病没去又添了新病,你尽快安排他住院吧,早治疗好得快,这病不能拖延了,否则会很麻烦的”。听完医生的话,詹良一下子惊呆了,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让詹良欲哭无力的蹲在了地上。万分难受的詹良,找到了坐在长廊里的詹子,硬着头皮强颜欢笑的哄着说;“詹子,先住院打针养养病,等检查清楚了,没啥毛病咱就回家。”安排好住院手续后,詹良嘱咐着詹子:“我下午回家有点急事,你有事就喊医生,我今天晚上可能回不来。”说完詹良匆忙的出了医院往家里赶去,这时,天色已经渐渐地黯淡下来。  次日黎明时分,向亲朋好友筹了些钱的詹良,临出门前默默地跪在院子里,泪流满面的祷告着,并对这老天发了毒誓:“老天爷求求您给我儿子一线生机吧,大发慈悲的佛啊,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啊,请你们都帮帮我吧,你们要把詹子的病给救好了,我情愿减去我二十年的寿命,我也会让詹子吃一辈子的素食来回报您,请你们发发慈悲吧。”跪拜过后詹良,急匆匆的起身出了门。谁知,半道上一个不留神,车子钻进了路边的泥沟里,爬上小路的詹良,急忙去附近村子找来几个村民,帮忙把三轮车给拽了上来。詹良感激的连声道谢,忙的顾不上说明原因,顾不上回家换下脏衣服,心急火燎的朝着医院的方向奔去。  几个月的治疗,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病情依旧没见好转。医院催了好几次药费,也下了病危通知,医生给詹良商量着:“这病实在太缠手了,肾病没好又添了新病,需要大量资金还需要不断地做化疗,你们这样的家庭也承受不起,还是回家做保守治疗看看吧,如果孩子想吃啥,就买点啥给他吃吧!”万般无奈的詹良答应着:“哎,也只能这样了。”走出医务室的詹良,来到了医院的楼下,愁眉苦脸的坐在石阶上,掏出了烟一颗接着一颗的吸着,直到凌梅找过来,经过商量过后,给詹子办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的詹良万念俱灰,焦急忧虑的看着活生生的詹子,心里想着;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消失吗?又能怎么样呢,医院都治疗不好,还能指望谁呢!就在詹良一筹莫展时,凌梅听到一个消息,急忙回家找詹良商议;“我听说三十里外有个中医世家,不行咱去看看,兴许詹子的病还有希望"!詹良点点头答应着:“我这就去那里打听下,这是詹子一根救兵稻草,我要为他争取,如果……我也尽力了。”  开春的清晨,旭日初升,院子里的树上枝繁叶茂,麻雀停在上面撒欢的叽喳乱叫。躺在床上的詹子,隐约听到了妈妈和爸爸的一段对话。含着泪的凌梅站在煤球炉子旁,一边换煤球一边吩咐着:“他爹,你去裁缝店里看看,先给詹子做身像样的西服搁置着吧,说不定哪一天他真的走了怕来不及……顺便去街上买点水果回来!”詹良嗯了一声,深吸一口烟后慢慢吐出,长长地叹了口气,嘴角抽动了几下,烟雾缭绕遮住了双眸中溢出的泪,沉重的表情似乎想把所有的痛苦,都吞咽到肚子里去。 共 82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诱发不射精症的因素你知道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