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青涩童年刺痛了记忆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32: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又一个浅秋来临,枝头那一抹绿,还沉醉在阳光下的微风里。远处田里的玉米,稻谷,还有满山的硕果即将丰收。然而,这一切在詹良的脑海里逐渐的游离,淡淡的模糊了视线,詹良死了,那定格的眼神里,流露出太多的无奈与不甘。十七岁的詹子跪在爸爸的灵前嚎啕大哭,不断地重复着:“爸爸,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丢下我们您就不管了,您一天的好日子都没有过,就这样走了呜,呜呜呜……为什么不等我好好地孝敬您。”詹子一直跪在那里,泪流满面的痛哭着。悲痛欲绝的凌梅哭着扶着跪倒在地的詹子,用沙哑的声音劝着儿子:“詹子,听话不要哭了,你身体刚好别哭坏了身子,你爸走了不要我们了,以后家里的一切就靠你了,你可不能让我再失望啊…。”  多年前的傍晚,凌梅去河边挑水,没注意摔了一跤,就这样未满八个月的詹子,过早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出生后的詹子由于营养不良,干瘦如柴的身体缩卷着,整整一个月不知道饿了要哭,不知道睁开眼睛看看崭新的世界。两个月以后才学会了找奶喝、学会了哭闹、学会了傻笑,这些微妙的举动其实很平常,也足以让凌梅开心的大笑。经过一段时间的喂养,詹子小脸逐渐的胖了起来,饭量也慢慢的在增加,给这个家带来的欢欣与喜悦溢于言表。两周岁的时候,无论体重还是身高,早已超越了同龄孩子范围。  腊月的一天中午,正在床上玩耍的詹子,看到床上鞋框子里的花生米,抓起就往嘴里吃。调皮好动的詹子,边吃边来回走动着,无意中一脚失控掉下了床,摔得哇哇大哭。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凌梅,听到哭声后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子,抱起了满嘴是泥巴的詹子,边擦拭着嘴角边轻轻晃动着,哄着,并自言自语着:“詹子乖。不哭,不哭,那么高的床,?叫你下来的,摔疼了吧。”说着话的功夫凌梅掀起衣服,把詹子揽进了怀里。也许天意妒人吧,从那时开始,詹子被厄运不断的眷顾着。  两岁的詹子,刚刚学会说话,对一些事还不会表达,自从掉下床之后一直咳嗽不断,每到吃饭的时候,吞咽引起的疼痛让詹子哭闹不停,愁得凌梅抱着詹子去村里看医生。医生听完凌梅的讲述,拿了一根体温表给詹子量了一下体温,稍后一看温度偏高,医生试探的问着:“这孩子一直这样吗,要不你带他去大医院检查一下?时间太久了,感冒的话好治,就怕有别的事!”凌梅答应着:“哦,先去给他查查血再说,如果是感冒的话,回头上你这里给他打针。”于是抱着詹子回到家里,凌梅和詹良商量着……。  当天下午,詹良带着詹子去了省城一家医院。经过拍片后,医生询问着;“这孩子多大了?”凌梅焦急回应着:“两周岁了。”医生说:哦,长这麽高了,看着像三到四岁多的孩子,他的喉咙深处卡着个异物必须取出来,你们先准备一下,等一会要给他做个手术。”凌梅胆战心惊的问着:“您能不能想想办法,让这孩子少受点罪!”医生应了一声,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凌梅,又看了看詹子,然后递过一张开好的单子。詹良接过来单子后,也没来得及细看,急忙朝着收费窗口走去。  晚上十点的手术开始了,詹良在手术室外焦急的来回的走动着,凌梅则把脸紧贴在手术室的玻璃上往里面看着,泪水顺着玻璃滑落下来,虽然看不清楚里面,这一刻的心都悬在了半空。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主治医生出来了,凌梅紧走几步询问着:“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医生笑着说:“放心吧,手术做的很好,你们去病房等候吧,"医生边说边朝楼梯口走去。  护士把詹子推进了病房,安排妥当后说:“你们晚上看着点,他刚做完手术还昏迷着,大约四个小时以后醒过来,如果有情况的话,去医务室叫值班的护士。”詹良连忙点头应承着:“好,好的谢谢你们了。”看着昏迷中的詹子面无血色,凌梅不由得攥紧了他的小手,眼泪又一次的流了出来,凌梅心里很难受一直不停地抽泣着,身体也发出了轻微的颤抖。詹良端了杯热水递给了过来,心疼的拍着凌梅的肩膀劝着:“詹子他娘你别哭了,这不是很顺利吗!等麻药过后他就醒了。”  就这样詹良和凌梅一夜没眨眼,时不时地用手试探遮詹子的鼻孔,给活动一下四肢。漫长的一夜过去了,詹子还在昏迷状态中,詹良每隔一会,就拿出手机看看时间,眉头紧皱的詹良,忧心忡忡的来回走动着。  天刚蒙蒙亮,詹良就去了值班室问着:“医生,我家詹子昨天晚上做了手术,怎么到现在还不醒呢!”正在瞌睡的值班护士抬起头,揉搓着眼睛回应着:“你先回去,我一会过去看看。”时间不长值班护士过来了,她用听诊器听着心跳,又用手电筒照了照眼睛,说:“没事,等上班时间,你去专家门诊那里找医生,我马上就要下班了,”说完她拿着医药器材出去了。  詹良心里很着急,一直在专家门诊外等候着,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来回走动着,时针却像个蜗牛一样的慢慢在爬行。过了很长时间,詹良才看到昨天给詹子看病的那个医生,迈着悠闲的四方步慢慢朝这边走来。詹良一个箭步迎了上去,忙不择口的叫道:“医生,你能先去病房看看俺家詹子吗,就是昨天晚上做手术那个?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呢!”  专家跟随詹良来到病房,摸了摸詹子的脉搏,翻看了一下眼皮说:“没事,你不用着急,等会看看再说,估计麻醉还没有退。你们熬了一整夜,先换班去吃饭吧,我去对面那个科室,有事情你们就叫我。”詹良答应着:”哦,你先忙,有事还得麻烦你,”听医生这样说,詹良的心里稍微安稳点了。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詹子终于醒了,詹良高兴地想去给医生打个招呼,在门外他听到了院长正在训斥医生;以后病人手术一定要把握好药的剂量,不准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如果出现了意外,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这时,有个医生看到了詹良,不由得干咳了几声,詹良只好推开门进去了,笑着说:“医生,孩子醒了,我过来给你们说一声的,谢谢你们,谢谢。”并感激的给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老实本分的詹良,感觉詹子醒过来就已经很知足了,一个星期后,詹良给詹子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以后,经常的感冒的詹子,体质一直很差,每每感冒后打针总是不见退烧,凌梅就去附近村子找神婆给詹子看病。说来也是奇了怪,神婆一阵神神叨叨的语言,竟然也能起到作用。就这样一直持续到詹子上了小学,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听妈妈说起的。  记得读四年级的时候,一天中午在课堂上,詹子感觉胃里的食物横冲直闯,呕吐的感觉直冲喉咙,小肚子也疼的一阵紧似一阵的难受,顾不得给老师打报告,一路小跑进了校园厕所,剧烈的疼痛使詹子扶着墙蹲了下来。十几分钟过后,干呕吐出几口清水的詹子,心里舒服点了,望着地下几滴混浊的脓血痕迹。吓得心里噗噗乱跳,詹子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缅甸的他不敢声张此事。  让詹子受不了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发烧感冒后,下午在学校里老是出现幻觉,常常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事情。詹子常看到偌大的寺庙里一下跪女人再忏悔,还有站在一边拿着佛珠的和尚在诵经,还有寺庙外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詹子曾经跟凌梅提起过很多次,她不相信詹子说的话,还训斥着:“上学你不好好的读书净瞎扯,你把这心思放在学习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就这样詹子每次感冒后,都有逃学的想法,心里实在害怕看到那些……,又一次和凌梅提起,凌梅愁眉紧皱的回应着:”你每天都在想什么呢?那个学校以前的却是个寺庙,因为多种原因后来拆了,改建了现在的学校,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还没有生你,你怎么会知道那是个寺庙,又怎么能看到那些呢!”  深秋来临,枝头的几片零星树叶,早已干枯的摇摇欲坠。詹子也像霜打的茄子样,经常的面无血色,学习成绩时好时坏,就连老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詹子有时候考试全班名,有时候的分数却一落千丈。  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詹子的身体被偶尔的腹痛折腾着,每次疼痛过后,都会有脓血一样的尿,内向的詹子羞于启齿提及此事,更不敢让爸妈知道。  读初一那年,有一天清晨,凌梅听到詹子呕吐的很厉害,等詹子从厕所里出来后,于是问:“你怎么了,吃坏肚子还是感冒了?”疼痛难忍的詹子只好说出了实情:“妈我近老是反胃,尿出的小便也带脓血。”凌梅看着又黄又瘦的詹子,心疼的掉起了眼泪说:“你这孩子,咋不早点给我说,下午别去上课了,让你爸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有病咱好早点去治疗。”詹子望着凌梅问着:“妈,去医院检查还得多花钱,要不你去给我拿点药吃就行了,我不去医院。”凌梅皱着眉头说:“花钱也得治病,得病不看医生,能好吗?”  次日,詹良带着詹子来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私下给詹良说:“这孩子的毛病不大,但也是很黏糊很缠手的,他得了慢性肾炎,需要休养加治疗,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如果想早一点治好,先让他修学一阵子。”詹良连忙点头说:“哦,好的,我回去就给他老师请假,先治病要紧,等好了再说吧。”  听爸爸说不让我上学了,我整个人像出了飞的小鸟,心里美的乐开了花,心想;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自由的安排自己了,我再也看不到学校里那些不好的事情了。就这样时光飞逝而过,一转眼半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病仿佛在跟我过不去,体质一天天越来越差,血尿也一次比一次来的勤,疼痛,呕吐让我心力交瘁,再也承受不住了,哭着给詹良说:“爸,我也吃药了也打针了,怎么还是疼的难受啊!”詹良难过地看着面黄肌瘦的儿子,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的难受,叹了口气说:“人家的小孩都活蹦乱跳的,你说你怎么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疼,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也养不好你,我真让你给愁死了!走,我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去,究竟是哪里不舒服。”詹良开着三轮车带着詹子,心事重重的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詹子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排斥与反感,也许是苏打水的味道直冲鼻喉,也许是自己有病的缘故。詹良给大夫说明了情况后,开始验血,验尿又做了个XT片。医生递过来一张检验单说:“这旧病没去又添了新病,你尽快安排他住院吧,早治疗好得快,这病不能拖延了,否则会很麻烦的”。听完医生的话,詹良一下子惊呆了,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让詹良欲哭无力的蹲在了地上。万分难受的詹良,找到了坐在长廊里的詹子,硬着头皮强颜欢笑的哄着说;“詹子,先住院打针养养病,等检查清楚了,没啥毛病咱就回家。”安排好住院手续后,詹良嘱咐着詹子:“我下午回家有点急事,你有事就喊医生,我今天晚上可能回不来。”说完詹良匆忙的出了医院往家里赶去,这时,天色已经渐渐地黯淡下来。  次日黎明时分,向亲朋好友筹了些钱的詹良,临出门前默默地跪在院子里,泪流满面的祷告着,并对这老天发了毒誓:“老天爷求求您给我儿子一线生机吧,大发慈悲的佛啊,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啊,请你们都帮帮我吧,你们要把詹子的病给救好了,我情愿减去我二十年的寿命,我也会让詹子吃一辈子的素食来回报您,请你们发发慈悲吧。”跪拜过后詹良,急匆匆的起身出了门。谁知,半道上一个不留神,车子钻进了路边的泥沟里,爬上小路的詹良,急忙去附近村子找来几个村民,帮忙把三轮车给拽了上来。詹良感激的连声道谢,忙的顾不上说明原因,顾不上回家换下脏衣服,心急火燎的朝着医院的方向奔去。  几个月的治疗,花光了家里全部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病情依旧没见好转。医院催了好几次药费,也下了病危通知,医生给詹良商量着:“这病实在太缠手了,肾病没好又添了新病,需要大量资金还需要不断地做化疗,你们这样的家庭也承受不起,还是回家做保守治疗看看吧,如果孩子想吃啥,就买点啥给他吃吧!”万般无奈的詹良答应着:“哎,也只能这样了。”走出医务室的詹良,来到了医院的楼下,愁眉苦脸的坐在石阶上,掏出了烟一颗接着一颗的吸着,直到凌梅找过来,经过商量过后,给詹子办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的詹良万念俱灰,焦急忧虑的看着活生生的詹子,心里想着;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消失吗?又能怎么样呢,医院都治疗不好,还能指望谁呢!就在詹良一筹莫展时,凌梅听到一个消息,急忙回家找詹良商议;“我听说三十里外有个中医世家,不行咱去看看,兴许詹子的病还有希望"!詹良点点头答应着:“我这就去那里打听下,这是詹子一根救兵稻草,我要为他争取,如果……我也尽力了。”  开春的清晨,旭日初升,院子里的树上枝繁叶茂,麻雀停在上面撒欢的叽喳乱叫。躺在床上的詹子,隐约听到了妈妈和爸爸的一段对话。含着泪的凌梅站在煤球炉子旁,一边换煤球一边吩咐着:“他爹,你去裁缝店里看看,先给詹子做身像样的西服搁置着吧,说不定哪一天他真的走了怕来不及……顺便去街上买点水果回来!”詹良嗯了一声,深吸一口烟后慢慢吐出,长长地叹了口气,嘴角抽动了几下,烟雾缭绕遮住了双眸中溢出的泪,沉重的表情似乎想把所有的痛苦,都吞咽到肚子里去。 共 82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诱发不射精症的因素你知道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哈尔滨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乌海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萍乡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萍乡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九江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新余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通辽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新余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玉溪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安康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商洛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陇南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临夏有哪些外科医院 临夏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和田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和田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塔城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塔城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级医院 果洛有哪些一甲医院 安徽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产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屈光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法四医院哪家好 枣庄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肝炎医院哪家好 泰州IMCC医院哪家好 泰州全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