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玉泽九天046矛盾激化7

时间:2020-05-29 22:49: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玉泽九天 046 矛盾激化7

归宁易梦轻挥衣袖,绝痕从北辰元陌的身体之中滑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归宁易梦已经封住了北辰元陌的奇经八脉。

或许,在归宁易梦的内心深处,还是相信玉无痕的。她虽然嘴上说着再也不会相信玉无痕之内的话,但她的思维似乎并不受自己的控制。

归宁易梦与北辰元陌盘膝而坐,一颗烫金色的丹元缓缓从归宁易梦的头顶上空升起。归宁易梦大喝一声,丹元瞬间被切割成完整的两半。一半回归归宁易梦的身体,一半进入了北辰元陌的身体。归宁易梦吐出一大口鲜血,整张脸白如纸色。

被绝痕穿刺而过,相当于和死神跳了一支交际舞。北辰元陌的生命特征迅速流逝,若非有强者愿将生命赋之一半,片刻之间,便能魂飞天外。

归宁易梦是经历过四海混战的人,她深知战争带给人们的伤害。也正是因为不愿意在战争之中失去自我,她才会选择独自云游四方。

她的修为自然来之不易,但与四海的和平相比。这又算的了什么呢,丹元失去一半,那可不是修为失去一半那么简单。那是生命失去一半,修为失去大半。但归宁易梦心甘情愿,这或许是她一次维护玉无痕了。

玉无痕目睹这一切的发生,本是来赔罪的他。再一次陷入这样尴尬的场面,他自己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你赶紧离开这里,南海有古怪。等你解开了灵玉的封印,修为再提高一些。到那时,你再回来,我绝不拦你。”

剑魂总是在玉无痕没有主意的时候替他做决定,但以目前的情况的看,玉无痕似乎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玉无痕满怀心事的回到了雪洲流破,黑云宗之上。正秘密召开着一场关于未来,关于灵玉的会议。

玉无痕只是简单的将剑魂告知他的话给大家复述了一遍,整个人似乎都处于游离状态。

如此之大的秘辛公诸于世,在场的人,都各怀心事。二宗主这个人,向来敢爱敢恨,刚正不阿。她对女权至上还是男权至上并没有太大的意见,只觉得老神后的做法,有些过激。这个世界还是有好男人的,比如她的徒儿林炎彬,比如她打心眼里敬佩的玉无痕。

所以,对这件事情,她持赞成态度。也是到了今天,她才算真正明白了黑云宗的建宗意义。

能够参与这场会议的,都是黑云宗的核心人物。大多也都是玉无痕的弟子,黑云宗以男弟子居多。他们常年遭受女尊男卑带来的不利影响。现在知晓了男儿还有顶天立地之时,还有顶天立地的机会。一个个都欢呼雀跃,完全忽略了此行可能带来的危险。

玉无痕看大家兴致那么高,再结合来到这是世界之后遭受的各种不公平的待遇。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南海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眼下,还是灵玉的事情比较着急。

每月的一号,是玉无痕给黑云宗所有人放假的日子。黑云宗的学员虽然都来自雪洲各郡,但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地方,心中难免会有不舍。故乡对于玉无痕而言,已经遥不可及了,玉无痕也只能将思乡之情寄托在这些孩子身上。

十月一号这一天,黑云宗按照往常的惯例。将新收入的弟子由老弟子们蒙着眼带下山,然后老弟子也能回家看看。

流破是距离黑云宗近的一个郡了,流破郡王之子连幕晨,玉无痕的关门大弟子。每到一号这一天,都会回到流破郡王府,陪伴在流破郡王身边。

自从连幕晨的姐姐连若水失踪之后,流破郡王所有的希望就都寄托在连幕晨身上了。十月一号这一天,连幕晨和往常一样,离开黑云宗,便直奔流破郡王府。

这一天,流破郡王神秘兮兮的在大门口等待着连幕晨。连幕晨一进门,便觉得不对劲,似乎被很多双眼睛齐齐盯着一般。

“儿子见过母王,母王今日怎有空闲?”连幕晨知道自己母王脾气古怪,故而试探性的请安。

“你姐姐回来了,你去看看她把。”流破郡王自连幕晨进府之后,便拉长了一张脸。说起连幕晨的姐姐之时,脸色更是难看。

“当真,儿子很是想念长姐。”

连幕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自己的姐姐还是以前那个疼爱自己,怜惜自己的,万种风情的姐姐。

在大厅之中,连幕晨见到了身披斗笠的连若水。只是一个背影,连幕晨便确定那个身披黑色斗笠的人一定是自己的姐姐。

“长姐,长姐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让我这做弟弟好担心。”连幕晨浅笑着,似乎一瞬间回到了以前自由自在的日子。

“是吗?差一点,你就见不到你的长姐了。”连若水猛然回头,斗笠随风飘落。露出那张被严重烧伤的脸,脖子,手臂,肌肤之上,全都是深深浅浅的沟壑。

炎华之火,自然不一般。连若水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老祖宗留下的法器却葬身在那场战斗之中。就连她那值得骄傲的,妖娆的容颜也葬身于那场战斗之中。

“长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见惯了连若水妩媚妖娆的样子,时下这张脸,连幕晨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

“都是你,都是你那个好师父。我们连家的传世法器,我的脸,都毁在他的手上。”连若水咆哮着,怨怒着。这是她次,这样对待她疼爱的这个弟弟。

“不会的,不会的,师父他宅心仁厚,怎么会伤害长姐。”连幕晨跟着玉无痕的时间不算短了,玉无痕是什么样的人,连幕晨自信,他还是能看清的。

“不会!呵呵,呵呵!不会!我告诉你,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连若水一张满是沟壑的脸,暴怒之下,显得更加狰狞。

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此刻的连幕晨,内心是极度崩溃的。

连幕晨早已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之中,他不信,他不愿相信。自己崇拜的师傅,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师傅。会是一个为了利益,残害无辜之人。

连若水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继续咆哮道:“当日,在黑云崖之上。你那位师父,为了天地之初的缕神火炎华。与我大战,他毁了我法器,伤了我的魂魄。我以为他赢了之后,就该放我一马。谁知,他为了灭口,竟然用炎华烧我。好在你姐命大,否则......”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连若水声情并茂,当日大战的画面,历历在目。连幕晨接受不了,他真的接受不了。

“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若不是因为你那个师父,我不可能被万火焚烧,不可能坠入冰河,不可能躲到听水阁不见天日。这些痛苦,都是她带给我的,都是他!”

连幕晨实在无法想象长姐经受的这些痛苦,无法想象玉无痕残忍杀害长姐之时的画面。他跑出了郡王府,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徘徊。

昨日,就在昨日。他崇敬的师父,在黑云宗之上,一呼百应。他不顾自己的性命,要解开灵玉的封印,要为天下的男儿谋福祉。

他怎么可以说得那样冠冕堂皇,怎么可以那样高高在上,怎么可以那样的一呼百应。难道真情真的不得人心,唯有心机手段是才是王道。

的,连幕晨还是回到了流破郡王府。这一刻,他似乎在瞬间长大了一般。

再一次回到黑云崖之时,连幕晨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脱离了玩世不恭的性子,整个人变得沉默起来。

“幕晨,你近有心事啊。”林雪晴作为林竹的群主,作为一个女人。能够深明大义的同意助玉无痕一臂之力,解开灵玉的封印。在大是大非之前绝不含糊,却在连幕晨面前,智商为零。

“啊!没有啊,我母王近感染了风寒,所以比我较担心。”连若水的话,一直盘旋在连幕晨的脑海之中。尽管连若水说得那样声情并茂,事实几乎摆在眼前。但连幕晨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的师父会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

一个月的时间以来,整个黑云宗进入了极度的刻苦修炼之中。玉无痕几乎时时刻刻奔波在练武场之上。他答应了要解开灵玉的封印,就要为此付出努力。

然而,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连幕晨几乎每天都活在梦魇之中,连若水隔三差五就会让人将信件送往黑云宗。谎话说多了,也就成真的了。再加上连幕晨与连若水之间的血缘亲情,连幕晨终于败给了自己。

十一月一号,初冬的雪洲已经下起了雪,天地之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连幕晨回到流破郡王府之时,整个王府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威压。这大概就是他的选择,无论今日的选择是对是错,他都不可能做出任何改变了。


丽癜风医院
佳木斯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内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绥化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广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