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北外女权主义话剧触碰公开谈性禁忌引争议

2018-11-06 10:00:51

北外女权主义话剧触碰公开谈“性”禁忌引争议

校园女权主义话剧触碰公开谈“性”的禁忌

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女生们为宣传自己改编的女权主义话剧《阴道之道》设计了特别的宣传活动——在人人上发布了一系列照片,照片中的女生手持白牌,坦率表达了年轻女性对“性”的态度。

“性宣言”络引起轩然大波

她们的“宣言”以“我的阴道说”开头,包括了“我要尊重”、“别把我当敏感词”、“渴望不被定义束缚的快乐”等短句。这些照片在社交络上引发了相当极端对立的反应,既有来自社会学家和友的热情支持,也有恶意讽刺和负面攻击。

长期研究性问题的社会学家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点评这些“宣言”涉及了性愉悦权、性自主权、性话语权和性价值观。“你们是自由、快乐的新女性!我支持你们,我爱你们。”她在博文中写道。

但是,也有很多友认为如此直白的表达让人难以接受,是“荒唐事”。人人一位友“张国栋”则直接评价它是“自我炒作,低俗,露骨,没有人格。”

同在北外读书的女生刘沐支持这些同学的做法,“我不明白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恶意评论。我身边的同学基本都能接受这些女生的做法,觉得很正常。”

希望“被说出,被理解,被正视”

北外的校园话剧《阴道之道》改编自美国作家伊娃·恩斯勒1996年的剧作《阴道独白》。这部女权主义作品叙述了性、爱、暴力等多方面的女性问题,由于直言不讳地使用了“阴道”这个词,当时触发了很大争议。这部话剧后来成为妇女反抗性暴力运动的重要象征。

改编这部话剧的“北外性别行动小组”在公共主页上阐述这个行动的主旨是希望“真正的被说出,被理解,被正视。”

中国传统上认为“性”是不应该被公开讨论的隐私话题。山东大学学生徐成尚今年暑假对济南高校大学生的性观念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近三成的大学生能够认识到“性”是正常现象,但是因为社会因素会感到羞愧,不能坦然面对;小部分大学生对性话题仍有厌恶感、肮脏感、罪恶感。

湖南大学同伴教育同盟成员张苔告诉:“每当我给大家讲解性相关知识时,有不少女同学会开玩笑说我恶心,觉得我讲这个太露骨了,劝我不要在公开场合讨论这个话题。”

性教育要放在阳光之下

李银河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部分民和媒体对这些宣示的过激反应,恰好说明了中国现行的性教育依然不够,大部分人还是不能正确认识性。

“女性的‘性表达’就更是禁忌。”李银河说。“中国长期以来是男权社会,男性可以谈性,但女性就不可以。上持反对意见的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彻底反性言论者,另一种就是反对女性性言论者。”

山东大学医学院教授马保华2004年以来在山东大学开设了《大学生性健康修养》。他说,选修这门课的学生中女生占60%以上,相较于男生,她们更希望通过上课的方式来了解性知识。“性教育要放在阳光之下,女生和男生一样都需要了解性知识。”

面对中国社会性知识参差不齐的现状,李银河认为,性教育仍处于起步阶段,主要还要依靠学校,无论师资力量,还是课程安排上都需要进一步规范。

马保华说,中国大学开设性教育课,依然是各自为政,缺乏系统规范的课程。络时代,大学生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性知识,问题在于目前仍缺乏科学系统性的性教育。

他建议由国家开展统一的规范性性教育,同时,考虑到大学生的特殊性,课程设置应以启发式、互动式、案例式为主,避免说教类的教学。

社会也应多些包容和理解,让性话题不再敏感。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牛华勇在新浪微博上评论这个事件说:“看上去,我们大部分的人,尚没有学会拥有一颗包容的内心。想了很多可能的原因,可能的莫过于是因为不了解和不自信吧。即便如此,我们也大可不必着急,因为是非曲直,是慢慢沉淀出来的。”傅双琪、姚晓慧

水稻运苗机
无尘车间
收购光绪元宝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