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拼车合法性待解等同黑车a

时间:2019-02-03 05:08: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法治周末见习 李含按下葫芦浮起瓢——用这话来形容当前的互联预约乘车服务市场,似乎挺合适:当大家都在讨论互联专车是否合法时,不曾想,拼车服务也遇上了同样问题的挑战。

9月2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布受理一起拼车车主因被罚而起诉嘀嗒拼车软件案。在该官方微博发出消息后,一位友上传了这样的评论:“原本觉着,私家车不能做专车,弄个拼车服务应该没事,没想到现在当个拼车车主,也会被罚!”

被罚车主状告拼车平台

据朝阳法院微博披露的案情显示,6月21日,原告王先生在看到嘀嗒拼车的广告宣传后,下载了该拼车软件,上传本人驾驶证、行驶证及车辆照片,通过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嘀嗒拼车”的运营方)审核后,注册成为了一名嘀嗒拼车车主。

王先生介绍,他在注册过程中,曾对拼车行为的合法性产生过怀疑,但通过阅读软件说明“常见问题”中关于“嘀嗒拼车服务是合法的吗?”等相关解释后,才打消了疑虑。

谁料到,不到一个月,王先生就遭到了执法部门的处罚:7月19日,他通过“嘀嗒拼车”,接送一名乘客到天津市武清区城际车站,途中被天津市武清区运管站人员拦停,认定其非法营运,受到扣车6天、罚款6000元的行政处罚。

“嘀嗒拼车的广告宣传和软件说明中,给我提供了拼车行为不违法的错误信息,这才致使我遭到处罚!”王先生认为,嘀嗒拼车涉嫌虚假宣传和误导、欺骗消费者,构成欺诈,因此将嘀嗒拼车告上了法庭。

为了解这份“拼车指南”,法治周末也下载了嘀嗒拼车软件。看到,在该指南中,有一个“常见问题”的汇总,其中有三条内容涉及拼车是否合法的问题——“嘀嗒拼车服务是合法的吗?”“我会被交警部门认定为黑车吗?”“我拼到的车是黑车吗?”,并且还通过表格的形式对比了嘀嗒拼车与黑车的区别。

根据嘀嗒拼车的解释,嘀嗒拼车是在北京交通委员于2014年1月2日发布的《关于北京市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以下简称“合乘出行意见”)指导下建立的拼车体系,秉承缓解拥堵,合理分摊,节能减排的政策方向,是北京市交通委积极倡导的出行方式,拼车合乘是受交通委保护的合法行为。

拼车平台与监管部门各执一词

法治周末从嘀嗒拼车站上看到,目前,嘀嗒拼车已经在全国42个城市开通了拼车服务,王先生被处罚的所在地——天津市,也列在其中。

针对此案的相关情况以及拼车服务的合法性问题,法治周末致电“嘀嗒拼车”,“嘀嗒拼车”相关工作人员再三向法治周末确认,通过嘀嗒拼车上下班顺路搭载乘客的行为并不违法。

“嘀嗒拼车上的拼车车主确实都是私家车,但只要是车主在上下班的过程中顺路搭载、通过平台分摊出行费用,就不属于非法营运。即便车主在上下班顺路搭载的过程中被有关部门询问、扣查,嘀嗒拼车也会帮助车主解决问题。”该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由于不是现场缴纳罚款,一旦车主遇到车辆被扣查的情况,要时间与“嘀嗒拼车”联系,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帮助车主核实处理,如出具行车路线、收费证明、车主工作证明等信息,来证明车主只是上下班顺路搭载。

而针对王先生提起诉讼的相关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不清楚王先生被处罚一事的细节,“不排除被处罚的车主有利用拼车行为从事非法营运的可能性,因而被执法人员认定为‘黑车"。

但对于嘀嗒拼车的这种说法,天津市客运交通管理办公室并不认可。10月10日,法治周末通过向天津市客运交通管理办公室了解到,除了天津市注册在案的三万多辆出租车之外,其他车辆只要存在搭载乘客、有金钱交易的情况,都是按照非法营运来处理的。

“对于拼车行为,目前天津市没有特殊的规定可以例外处理,关于车主收的钱是乘客分摊合理出行费用的说法,目前还没有接到通知可以这样进行认定。”天津市客运交通管理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拼车监管不能“一刀切”

对于本案中出现的情况,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表示,天津市有关执法部门,对于拼车行为以打击非法运营、打击“黑车”的方式来监管,是“一刀切”的做法。

“当前政府鼓励共享经济,不能认为车主与乘客之间只要涉及钱款交易、那怕只是分摊了出行费用,都认定是非法运营,这完全是按照过时的思路来规范新兴事物。”傅蔚冈说,“顺路搭车,出点油钱本是天经地义,运管部门不应当对这种行为过于严苛。”

傅蔚冈介绍,尽管政府鼓励、个人愿意,但是拼车出行过去一直没有发展起来,原因在于有合乘意愿的车主和乘客无法匹配,存在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的现象。

“像嘀嗒拼车这样的拼车平台的出现,就很好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撮合双方实现拼车,这也是近年来拼车服务蓬勃发展的主要原因。并且,拼车平台的定价也明确了拼车费用分担的标准,让拼车能够更加便利地开展。”傅蔚冈表示,政府应当正视拼车这种共享经济的积极作用,鼓励共享行为的正常开展。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表示,正常的拼车行为是利用闲置资源解决交通拥堵、运力不足、环境污染等问题的合法方式。

“在民事领域,法无禁止便自由,现在很多拼车软件宣传开展拼车服务是合法行为,这种做法不能说是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赵占领说。

然而,赵占领指出,拼车车主的困惑难解、拼车软件与执法部门的说法意见不一,出现这种情况的关键在于:什么样的拼车行为,才是合法正当的?又该如何认定?

对平台的监管思路存逻辑悖论

据了解,嘀嗒拼车在其宣传中提到的合乘出行意见,是早涉及拼车行为合法性的规定,北京市交通委按照是否分摊费用,将拼车分为公益型合乘和互助型合乘,并提出拼车应当遵循公益合乘优先、民间互助自愿、维护合法权益、规范合乘行为、严禁非法运营的基本原则,也明确规定在拼车各方当事人签订合乘协议的情况下,可以合理分摊合乘里程消耗的油、气、电费用和高速公路通行费用。

合乘出行意见的出台,被很多业界人士认为是拼车服务合法化的象征,这也成为像类似嘀嗒拼车这样的拼车服务平台进行宣传中的重点之一。

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法治周末,我国法律目前对于拼车行为的合法性问题,规定依然是十分模糊。

“拼车服务的合法性问题涉及对出租车行业的运营管理,而这方面的规则制定和执法权的行使都归各地方所有,因而各地的规定也有所不同。北京市交通委出台的相关意见,并不能简单推广到其他地区。”朱巍提醒。

而在中央层面,交通运输部于10月10日刚刚发布的《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也涉及到了拼车的合法性问题。

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27条规定,“不得以私人小客车合乘或拼车名义提供运营服务”;第49条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在通勤或节假日出行时,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计划,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并分摊部分出行成本(仅限燃料成本及通行费)或免费互助的出行方式,不适用本办法。”

朱巍解读到,尽管表述不同,但这两个文件所明确的原则是一致的,那就是利用私家车开展的拼车行为,其合法性仅限于作为民事行为,而不得成为一种经营行为;对于作为民事行为的拼车而言,目前依旧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予以规范。

“但这里又有一个问题,便是如何界定民事行为与经营行为?”朱巍坦言,在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很多时候执法部门就会按照老的思路,将拼车行为与“黑车”一并处理。

朱巍认为,区分拼车行为的合法与非法,首先得看拼车平台的性质,主要的就是拼车平台是否收费——目前来看,如果拼车平台在开展拼车服务的过程中存在抽取提成、手续费的方式,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商业运营行为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其次得看拼车车主是否假借合乘或拼车的名义来开展运营活动,这就需要对车主的具体行为进行认定。

而傅蔚冈则表示,即便拼车平台并没有收费,界定其是否属于商业行为依旧很困难:“运营拼车平台都是商业公司,运营是有成本的,因而肯定要有经营利润作为支撑。虽然平台目前不收费,但是平台所开展的融资行为、广告行为,算不算是商业经营行为呢?”

“一方面,政府所鼓励的拼车行为需要依托平台来开展;而另一方面,平台的存在又很容易被认为是运营行为,这种监管思路便存在很严重的逻辑问题。”傅蔚冈认为,按照目前的监管思路,只要运管部门想要将拼车行为认定为非法营运,类似王先生行为性质的判定结果,便没法逃脱掉。

“拼车这种新型共享经济的出现,必然会对现有的利益体制造成冲击,这是政府所不得不面对的。到底是仅仅为了保护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还是要为更广大人民的出行利益着想?这是有关部门在制定政策时要好好考虑的。”傅蔚冈说。

而朱巍则表示,虽然目前,我国对平台拼车的相关规定仍有亟需明确之处,但应当相信,共享经济是大势所趋,未来其必将蓬勃发展。

证明拼车非营运存难点

法治周末见习 李含

嘀嗒拼车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一旦车主遇到车辆被扣查的情况,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帮助车主核实处理,如出具行车路线、收费证明、车主工作证明等信息,来证明车主只是上下班顺路搭载,而不是非法营运。

这种保证,在很多拼车车主看来,无疑是一颗定心丸。

然而,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对此表示,拼车平台的做法很有诚意,但实际效果可能一般,原因在于这种通过对拼车行为的具体分析,来区别是否存在非法营运,目前没有明确的认定标准,未来也很难制定出具有可操作性的统一认定标准来,而这将成为未来拼车行为监管的难点。

赵占领介绍,从目前的实践来看,车主要想证明自己只是民间的拼车行为、而非以此来开展营运,无非是通过拼车路线、拼车费用、拼车次数等方面来证明。

以拼车路线为例,赵占领认为,一般来说,人们都会认为正常上下班的拼车行为,其行车路线就是从家到单位、应当基本固定。但是,对于很多上班场所并不固定的人群来说,如果开展拼车服务就会出现路线不一的情况,这就很难认定。

“而且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两个地点之间的行车路线可以有很多条,再加上乘客的终目的地不会完全与车主重合,因而绕点弯路也是难免的,这种偏差如何去认定呢?”赵占领说。

至于拼车费用,赵占领分析,更是受到路况、车况、油耗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如何界定合理费用,也是一个难点。

“至于次数,就更无法以此为界定标准了。对于一些销售业务员而言,日常频繁地外出奔波就是他的工作,每天多接几单拼车很正常,难道也只能以每天上下班的两趟作为限制其进行拼车的次数?”赵占领反问。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也认为,像嘀嗒拼车所提到的证明车主具有正当工作等身份信息,来帮助车主摆脱非法营运的处罚,也无法起到作用。

“非法营运的认定是基于当事人的行为而非其身份,即便拼车车主具有正当工作,也无法排除其开展非法营运的嫌疑。”朱巍表示。

对于王先生将嘀嗒拼车告上法庭、要求嘀嗒拼车赔偿其罚款损失的情况,朱巍表示,嘀嗒拼车对车主作出的一旦出现罚款将帮助解决的承诺,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当车主确实面临运管部门的处罚时,嘀嗒拼车应当按照其承诺的内容承担相应的。

不过,法治周末注意到,嘀嗒拼车仅承诺帮助车主解决被处罚的问题,但对于罚金应当由谁支付,嘀嗒拼车方面并没有作出明确的表示,在嘀嗒拼车的注册服务协议中,对此也没有规定。

朱巍告诉法治周末,嘀嗒拼车作出的这份承诺,仅相当于其内部的规章制度,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得到法院的认可,还需要等待法院判决予以明确。

尼龙输送带直销
不锈钢酒罐
集装袋公司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