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电视剧落难公主分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9-06-09 12:47: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小便发黄喝什么好
男性为什么夜尿增多
小便黄是什么症状

本文为您提供电视剧落难公主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泰国,正在听音乐的公主Unalome被后母Wapee王妃打扰,王妃拿了一串公主父王Ganchan亲王送的项链非要让Unalome在和Taywan见面的时候戴,公主拒接不得。

在Eur的演唱会场上,美女明星mala一进入大厅,就受到了的采访问Eur的爱人到底是谁,Kag在一旁嘲笑姐姐4对Eur的痴迷,喜欢Eur。

公主Unalome走楼梯从后面来演唱会,一不小心撞上了小提琴使小提琴撞坏。Unalome表示道歉要赔钱,可被Kag误以为没钱买票赔不起钱,认为她要趁机给明星投怀送抱。Unalome生气扇了Kag一巴掌,Kag生气把Unalome拉进了警察局。Unalome一直要Kag放手,说如果知道自己是谁,一定会向自己低头,要他不要把自己送到警察局。Kag要Unalome说自己是绅士就放了她。Unalome的确喊了他绅士可Kag却将它的入场券拿走,不让她进去。Unalome无奈只好离去跑到前门准备进去。

公主的奶妈接到 Taywan王子,后母听到后抢了得知公主没有见王子很生气,接完很生气。后母跟父王一起来到了演唱会门口,让Unalome了回去,否则将会取消演唱会。Unalome只好回到了家,父王指责Eur只是一个戏子,没有什么家世,配不上她。Unalome却说,Eur不管怎样,永远是自己心目中的王子。两人吵了起来,又争论起来她和她的母亲。Unalome说讨厌虚伪的贵族礼仪,不愿意再做一个木偶,只依靠别人的意思。父王却为后母辩护,说 Unalome蒙蔽自己,强制要她跟Taywan王子结婚。Unalome很生气的离开了。父王生气难受,后母又赶紧过去劝慰和关心他,父王对 Unalome印象更不好了,指责了Unalome和她的母亲,反认为后母是个好女人.Unalome的后母Wapee王妃强制要Unalome遵循亲王的命令,亲王因为Unalome生气病情恶化,Unalome对后母自己知道她的圈套,如果在对她坏,就一定要她好看。奶妈一直劝公主Unalome不要嫁给Eur,否则就会像她的母亲一样。公主要求她说为什么,可她没有说出,吞吞吐吐,只说生活在宫里是不可能会幸福的。

公主夜里女伴男装跑出了宫殿,被人截到后毒打了一顿昏了过去。被恰好陪姐姐去医院的Kag开车见到救了她。Unalome和Kag在医院恰好发现是今天下午吵架的对方,都觉得很倒霉又吵了起来。Unalome很气愤之下甩了Kag一些钱就走。

Unalome来到了歌厅找Eur,可服务生不让她进去。一个经理调戏了Mala幸好被Unalome所救。Unalome说自己只是歌迷,想要见 Eur而已,Mala就把带了进去。Eur一看到Unalome就抱了Unalome,哭着对他说自己很抱歉没能去看他的演唱会。Eur又拿出了自己写的歌唱给了Unalome听,Unalome听后很感动,说出了自己父王逼她嫁给王子的事。Eur不让她嫁给别人,说自己可以为她付出一切。Eur跪在地上向Unalome求了婚,Unalome哭着答应了。

Unalome回到宫殿,想让Eur拜见自己的父王,可经过后母王妃却在一旁劝着亲王让他接见Eur并之后不允许他跟公主在一起。Eur跪着向亲王求婚,亲王拒绝了他并问他多少钱才可以离开公主。而Eur很生气表示自己一定要在年底跟公主结婚。公主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同意了,很高兴。

Kag为了姐姐的身体就向学校请了假,姐姐却不同意争取要工作,为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女人而奋斗。

Wapee王妃的情人Jak来到了宫殿找王妃私会,Wapee王妃趁机交代他杀了k走后,后母Wapee王妃指责Unalome的母亲与人私奔了,所以父亲才取消了她母亲的封号。Unalome问奶妈是否是真的,可奶妈并未告诉她。Unalome的弟弟小王子告诉了Unalome如果她不与王子结婚,父王就不让Eur活命。恰巧,父王又病了,后母又是一阵责怪Unalome。Unalome赶紧给Eur打,可是为了跟公主Unalome 结婚就连夜坐飞机回了老家准备,恰好没有接到。公主给父王做了参汤,父王又再一次表明他不允许她和Eur在一起,公主难受一直说自己的父王很坏。

第2集

Unalome来到了歌厅找Eur,可服务生不让她进去。一个经理调戏了Mala幸好被Unalome所救。Unalome说自己只是歌迷,想要见 Eur而已,Mala就把带了进去。Eur一看到Unalome就抱了Unalome,哭着对他说自己很抱歉没能去看他的演唱会。Eur又拿出了自己写的歌唱给了Unalome听,Unalome听后很感动,说出了自己父王逼她嫁给王子的事。Eur不让她嫁给别人,说自己可以为她付出一切。Eur跪在地上向Unalome求了婚,Unalome哭着答应了。

Unalome回到宫殿,想让Eur拜见自己的父王,可经过后母王妃却在一旁劝着亲王让他接见Eur并之后不允许他跟公主在一起。Eur跪着向亲王求婚,亲王拒绝了他并问他多少钱才可以离开公主。而Eur很生气表示自己一定要在年底跟公主结婚。公主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同意了,很高兴。

Kag为了姐姐的身体就向学校请了假,姐姐却不同意争取要工作,为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女人而奋斗。

Wapee王妃的情人Jak来到了宫殿找王妃私会,Wapee王妃趁机交代他杀了k走后,后母Wapee王妃指责Unalome的母亲与人私奔了,所以父亲才取消了她母亲的封号。Unalome问奶妈是否是真的,可奶妈并未告诉她。Unalome的弟弟小王子告诉了Unalome如果她不与王子结婚,父王就不让Eur活命。恰巧,父王又病了,后母又是一阵责怪Unalome。Unalome赶紧给Eur打,可是为了跟公主Unalome 结婚就连夜坐飞机回了老家准备,恰好没有接到。公主给父王做了参汤,父王又再一次表明他不允许她和Eur在一起,公主难受一直说自己的父王很坏。

第3集

Unalome虽然在帝都闯下了弥天大祸,但他没有丝毫惧意,有小公主这个天之骄女在手,他不担心跟在后面的那些人会难。

他顾忌的人是皇帝的玄祖,那个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妖怪,老妖怪一身恐怖的修为高深莫测,令他深深忌讳。

小公主被Unalome夹在肋下,心中恼怒不已,但**道被封,她只能不停的咒骂。

「该死的败类你若不再不把我放下来,我就咬舌自尽。」

「咬吧,早点还这个世界一分清净。」

「臭败类、死败类你竟敢如此对我,我若真的咬舌自尽,你将死无葬身之地,每时每刻都会有人不停的追杀你。」

「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你这个小恶魔若现在就去地狱见你那些恶魔姐妹,简直是一个奇迹。」

「你」

第4集

「我怎么了?你还是赶快自尽吧,我求你了。」

小公主气的咬牙切齿,恨声道:「臭贼,你居然劝我自杀,我恨死你了,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而且要用酷毒的刑罚,千刀万剐,抽筋剥皮,断指切足」

Unalome用力夹了夹小公主的细腰,道:「你这个小恶魔太恶毒了,这样怎么做我的侍女呢,路上我一定要好好的调教调教你。」

小公主被Unalome的手臂夹的痛叫道:「败类你这个该死的,快松手,痛死我了。」

天气酷热无比,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树上的叶子无精打采的垂着,只有蝉儿「兴高采烈」,「声声不息」。

小公主一身不俗的修为被Unalome封住后,再难抵挡夏日的炎热,汗水顺着她的脸颊一滴一滴向下滚落。

「死败类,我热死了,赶快到树阴里去。」

此时Unalome二人已经远离帝都五十里,走进一片树林后他将小公主放下,道:「小恶魔你要明白,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今后你不再是公主殿下,而是我的贴身侍女,知道吗?以后要学乖。」

小公主闻听此言气极,恶狠狠的向他肩膀咬去。

第5集

Unalome赶忙捏住了他的下巴,道:「真凶啊,这样怎么行呢,再不老实,我可不再怜香惜玉了。」

小公主此时又恨又气,同时有些害怕,她从来没想过会再次落在Unalome手里,上次被Unalome擒住,被她视为奇耻大辱,这次居然又落在他的手里,令她直欲狂。

她气鼓鼓的将脸扭向一旁,不再看那张可恶的脸,同时不断暗暗诅咒他。

郁郁葱葱的枝叶遮去了炽热的阳光,林内微风轻拂,夹杂着一丝花草的芳香,传来阵阵清爽的气息。

Unalome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惬意的眯上了眼睛,刚才那一战耗去了他不少功力,他需要调息一下。

小公主此刻虽然能够自由活动,但功力被封,想逃也逃不掉,她背对Unalome坐着,拔下一株不知名的野花,用力的撕扯着,把对Unalome的满腹怨恨都泄在了它的身上。

这样过了约有半个时辰,Unalome一动不动,仿若睡着了一般。

小公主仔细观察着地上那个可恶的家伙,又过了半刻钟见他还没有动,她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偷偷向林外潜去。

第6集

正在这时,那可恶的声音再次响起:「**,若是有人不愿呆在林中,我一定满足她的愿望,让她进行日光浴。」

小公主恨恨的冲着Unalome晃了晃拳头,非常不情愿的再次坐在了地上。

突然Unalome翻身坐起,一把将小公主带入了怀中,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咽喉上,他冲着林外喝道:「林外之人赶快现身,若再鬼鬼祟祟躲在暗中,别怪我对你们的公主不客气。」

小公主一边低声咒骂Unalome,一边咕哝道:「这么笨,竟然让这个家伙现了,怎么不派一些高手来营救本公主。」

七名武者从树身之后现出身形,并非这些人修为不够深厚,而是Unalome今非昔比,故能够在他们靠近的时间感应到他们的气息。

「还有人,若再不出来的话,我真的不客气了。」说着,他用力捏了一下小公主滑嫩的脸颊,惹来小公主一阵尖叫:「臭贼、败类你」

空中传来一阵魔法元素的波动,一名魔法师展开漂浮术自一棵树上飘落下来。

Unalome皱了皱眉,他原本以为将奇士府那些奇士搞定后帝都就已没有高手,但此时看来并非如此,这几人都是阶位高手,甚至有一个老人的修为不弱于他。

第7集

「你们还要不要这个小恶魔的性命?若再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后面,别怪我不客气。」

几人之中的那名魔法师道:「陛下已经封你为护国奇士,你却如此大逆不道」

Unalome打断了他的话,道:「少说废话,你们到底离不离开?」

几人之中修为为高深的那名年老武者道:「Unalome不要激动,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正在这时,地面忽然颤动起来,林外的大路上烟尘弥漫,无数铁骑向这里赶来。

人喊马嘶,数千铁骑将整片树林包围了。

大道之上,一匹白龙马上端坐着一位风华绝代的双十女子,烟尘难掩其倾城容颜。来人正是长公主Eur,她甩蹬下马,径直来到了林中,脸上微微带着怒意。

「Unalome你既已逃出了帝都,为何还不放开我妹妹?」她望向小公主的目光充满了怜色。

小公主脸上泛出喜色,叫道:「姐姐」

Unalome伸手封住了她的哑**,对Eur道:「我若已放她离去,恐怕此时我早已横尸在地。」

第8集

Eur道:「你手中有后羿弓,谁敢拦你?你尽可从容离去。」

Unalome冷笑道:「一张后羿弓如何面对千军万马?我若用后羿弓射杀一名皇亲贵戚或封疆大吏,可能会令楚国朝政摇三摇、晃三晃,但如果射杀的是普通士兵有何用处?在帝都之时我可以用后羿神弓威慑皇帝和文武百官,出了帝都后我优势尽去,我手中若没有一个重要人质,岂不眨眼之间就被随后赶来的大军踏成肉酱?现在我决不能够放你妹妹离去。」

Eur有些焦急,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钰儿?」

「起码要我安然离开楚国边境,在此过程中你不得再派人跟踪我,不然你一定会追悔莫及。」

Eur咬了咬牙,怜爱的看了看小公主,对Unalome道:「好,就依你所言,不过你一定要保证钰儿在路上不能受半分委屈,不然将来我定会传下必杀令,倾我大楚全国之力追杀你!」

Unalome道:「既然这样,就请你率领人马赶快离去吧。」

「当你离开我楚国边境之时,你若不放钰儿回来,你应该明白后果。」Eur深深看了一眼小公主,率领众人向林外走去。

尘沙飞扬,数千铁骑绝尘而去。

第9集

Unalome放开了小公主,伸手解开了她的哑**。

小公主刚能开口说话,就开始大骂:「败类、臭贼你个猪头竟然点了我的**道,我连一句话都没和姐姐说,我诅咒你这个混蛋下十九层地狱」

「第十九层地狱是你开的吗?有时间我去逛一逛。」Unalome一把将她拎了过来,一只手托着她的下颏,道:「现在你是我的俘虏,再敢顶撞我,别怪我不客气。」

小公主一阵尖叫:「死败类、臭流氓你在干吗?」她快挣出了Unalome的手掌,向外跑出去四、五米才停下来,她脸色通红,怒声道:「我早晚要杀了你」

Unalome恶声道:「你若再不老实,今天晚上让你侍寝。」

小公主吓的果然不敢再大声吵闹。

Unalome笑道:「早该如此,一个女孩子又吵又闹成何体统。」

小公主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将脸扭向了一旁。

Unalome如此戏弄小公主,心中其实紧张到了极点,从帝都逃出后他一直有一丝隐忧,皇帝的玄祖,那名一百七十多岁的老妖怪,令他感到阵阵难安。

在林中又休息片刻后,Unalome押着小公主再次上路,这一次他没有将她夹在肋下,而是让她自己行走,他紧紧跟在她的身边。

直到天黑时在小公主连连喊累的情况下,Unalome才在离帝都百里之外的一座小镇停下。他只订了一间客房,吃过晚饭后当他把小公主带进房中时,小公主吓的花容惨淡,一脸惊慌之色。

她语音颤抖:「死败类你不许乱来,不然我姐姐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第10集

Unalome一脸揶揄之色,他心中虽然没有什么龌龊的想法,但却没有放过戏弄小公主的机会,他一边喝茶一边道:「乖乖小侍女去把床给我铺好。」

「你我早晚要杀了你。」小公主气的脸色铁青。

Unalome道:「若想要我不乱来,赶紧按我说的去做。」

小公主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非常不情愿的走到了床边,胡乱将一张凉席铺在了床上,道:「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说完,她气呼呼的坐在了一旁。

「看你容颜倾城,玉手纤纤,不想铺张凉席却这样粗手粗脚,真是」

小公主怒道:「够了,死败类我受够你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指使我,你这个家伙太无理、太放肆了,竟然让本公主为你铺床,你不要忘记我姐姐说的那些话,我若是受了半分委屈,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Unalome笑了起来,道:「我就是要让你受尽委屈,看你姐姐能把我怎么样。」

「死败类,我早晚把你抓进宫中做太监。」小公主怒气冲冲,简直要抓狂了。

「你这个小恶魔果然狠辣无比,哼,恐怕你永远也没有那个机会了,这辈子你就给我乖乖的做侍女吧。好了,不要吵了,你睡令一张床,明早我们还要赶路呢。」

第11集

小公主气的咬牙切齿,恨声道:「不行,你必须给我单开一个房间,我是楚国的公主,怎么能够随便和一个男子同处一室呢?」

Unalome道:「小恶魔你不要得寸进尺,你若不老老实实的睡在另一张床上,干脆过来侍寝吧。」

小公主闻听此言,吓的脸色一阵白。

忽然Unalome心中涌起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他觉得暗中正有一个修为恐怖的高手在盯着他,但当他仔细去感应时,那种感觉刹那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难道老妖怪真的跟下来了?但他为何一直没有出手?」他心中一阵狐疑,他咬了咬牙,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Unalome来到正在生闷气的小公主身边,快点了她几处大**,令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小公主一阵惊慌,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

Unalome一脸凝重之色,体内真气汹涌澎湃,身体散出淡淡的金光。他运功于手指,点点金芒、淡淡毫光在他指间乍现,十根手指刹那间晶莹生辉、光芒璀璨。

他的耳边回响着他父亲当年的话语:「困神指能够封人功力、锁人精血,施术者若不及时为受术者化解,受术者半月之内会血脉枯竭而亡,一定要慎用!这门指法威力无边,练至境界可困神封仙,但功力不足时千万不可贸然施展,不然会大伤元气。」

第12集

Unalome没有一丝把握,他不知道以他此时的修为能否顺利施展困神指,但老妖怪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了,令他不得不冒险一试。

他功行九转,双手齐动,一道道金色的真气透指而出,钻入了小公主的体内,「噼啪」之声不绝于耳,金光令整个房间光芒闪闪。

Unalome感觉阵阵倦意向他袭来,他脸色一阵苍白,汗水一滴一滴自他耳鬓滚下,直到一道金色真气被打入小公主体内后,他彻底虚脱了,无力软倒在地。

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恢复些许功力,勉强能够从地上站起,他感觉身体虚弱无比,连忙打坐调息,直至一个时辰后他才睁开了双眼。

Unalome暗道:「总算成功了,恐怕这几天不能够和人动手了,但愿老妖怪没有那么大的神通解开困神指力。」

出了帝都以后,小公主是他的护身符,只有将小公主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他才能够逃离楚国。

小公主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Unalome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但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她心中满是怒意,看到Unalome虚弱的样子,她不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Unalome走过去解开了她的哑**,道:「小恶魔你不要幸灾乐祸,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死定了。我已对你施展了困神指,这个世上除我之外没有人能够为你化解,半月之内我若不为你活络精血,你将血脉枯竭而亡。」

第13集

小公主闻言神色惨变,怒道:「败类你太狠毒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竟然对我施展了什么破指法,卑鄙无耻、下流无德、恶心透顶、无耻之极」

「小丫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皇宫中长大的,嘴巴居然这么恶毒,若再敢骂我就是这个结果。」说着,他一掌切掉了半张桌角,而后用里掐了一下小公主的玉脸。

小公主痛的尖叫道:「啊你这个臭流氓」

Unalome将小公主丢在床上后,他自己也躺在了另一张床上,他不担心有人潜进,自从灵觉复归后,他的六识变的敏锐无比,在危险来临前一刻他总能够先一步察觉。

今日帝都一战,他已成为楚国公敌,他心中一阵感慨:「唉,居然得罪了一个国家!」

纳兰若水没有和他一起离开帝都,他心中并没有伤感之情,想起这几个月的经历他有些恍惚。

想起老妖怪在皇家典籍室中对他说的那些话,他感觉非常有道理:「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人终将在心中渐渐淡去,了无痕迹。」

烛光一闪而灭,如水的月光照进了屋中,Unalome进入了梦乡。

小公主也已睡着,但熟睡中还噘着小嘴,似乎不满Unalome白天的种种无礼举动。

第14集

此时楚国皇宫内皇后正在垂泪,泣不成声:「可怜的钰儿呜我的好孩子」

皇帝劝道:「不要哭了,钰儿不会有事,Unalome决不敢胡来。」

长公主Eur在旁道:「如今众位奇士都身中奇毒,所有人都暂时不能出手,若派一般高手去营救我妹妹,恐怕只会打草惊蛇。如果从其他地方调集级高手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如今只有请诸葛乘风前辈提前出关了。」

楚瀚虽为一国皇帝,但言语中却对诸葛乘风透着一丝敬意:「诸葛前辈虽然是一位绝世高手,但他被神兽麒麟重伤后一直闭关未出,此时若惊动他恐怕不妥。」

皇后闻听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希望之色,道:「你们知道这位老人家在哪里疗伤吗?」

Eur道:「其实诸葛前辈一直在宫中疗伤。」

皇后大喜,道:「明日无论如何也要将诸葛前辈请出来,我实在放心不下钰儿。」

楚瀚叹了一口气,道:「也只好如此了。」

第15集

万籁具寂,夜格外宁静,此时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

一道绿光如风驰电掣一般来到了Unalome所在的小镇,绿光中是一道枯瘦的身影,几次闪灭后那条出淡淡绿光的身影飘进了客栈,径直来到了Unalome的房门之外。

房门被无声无息的推开了,枯瘦的身影闪进了房中。睡梦中的Unalome似乎有所感应,身体泛出点点金光。来人一惊,身上绿光一闪而逝,他立身之处仿佛出现了一片虚空,月光在那里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黑暗,所有光线具杳。

Unalome身上的金光慢慢消失,似乎失去了应有的感应。

来人仿佛消失在了黑暗中,只有一片无光的虚空在房中慢慢移动。后羿弓漂浮了起来,而后熟睡的小公主也漂浮了起来,如受招引一般,迅向那片虚空飞去,眨眼间消失在那片黑暗的领域中。

房门无声的开合之后,如水的月光再次照进了屋中,然而Unalome床上的后羿弓和另一张床上的小公主却已消失不见。

绿光如闪电一般离开了小镇,在镇外荒野之处停了下来,淡淡绿光在这荒野之地如幽冥鬼火一般。

绿光中的枯瘦身影点了小公主几处**道后,伸开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拍打,「噼啪」之声不绝于耳,绿光如水一般向小公主体内涌去。

如此过了约有半个时辰,枯瘦的身影才停止动作,他背起小公主重返小镇。

第16集

一道绿光如幽魂一般出现在Unalome的屋中,小公主漂浮到床上后绿光便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清晨,Unalome醒来后大吃一惊,后羿弓不翼而飞。他与生俱来的灵觉竟然失去了作用,对夜里生的事毫无所知,来人若想取他性命简直易如反掌,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急忙向小公主的床上望去,只见小公主还在香甜的睡着,他稍稍安了一下心。

洗漱之后,他拍开了小公主的**道,将她摇醒。

「讨厌,谁敢打搅本公主休息」小公主明显还迷迷糊糊,待到她清醒过来后一把推开了Unalome,紧张的道:「败类你干吗?」

「叫你起床。」Unalome边说边探寻小公主体内的气息,他一下子就探察出有人曾经试图化解他的困神指力,但没有成功。

「小恶魔赶紧洗淑。」说罢,他向院中走去。

「来人竟然能够无声无息来到我的屋中,躲避过我的灵觉,他的修为恐怕已越了五阶境界,不然我不可能一无所知,十有**是老妖怪无疑,可是他何需如此偷偷摸摸呢?」Unalome回想起老妖怪以往的种种,觉他始终扑朔迷离,让人猜不透、看不清。

「从开始到现在他好象一直对我有所图谋,不然他决不会任我反楚,可是他到底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呢?」Unalome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老妖怪暂时不会和他翻脸,这让他心中宽慰了一把。

局2010年共青团工作会在重庆隆重召开
结婚被子几斤棉花合适 需要准备几床才好
民家养24米长鳄鱼近40年或面临指控图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