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聚焦养老金缺口一场牵动13亿人口利益的变

2019-01-31 03:52:50

聚焦养老金缺口 一场牵动13亿人口利益的变革

“任何一个变革都是痛苦的,但是长痛不如短痛,不能把问题遗留给后代。”11月9日,高盛国际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RobertHomats在北京一个关于养老基金的论坛上如是说。 此时,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刚刚结束他对中国养老问题的演讲。“中国养老保险的资金压力很大。”项怀诚说,增加财政投入、多渠道筹集资金,以及做实个人账户,均是可取之道,但关键要有足够的财力。在他为解决中国养老难题开出的药方背后,是一场牵动13亿人口利益的变革。 资金出路在何方 当发达国家为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改革养老保障制度时,我国的养老保障体系尚处于初创阶段。1997年,我国政府确立了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社会保障制度。 这一制度的困难在于,国有企业老职工没有养老金储蓄,参保企业和个人既要为自我养老积累资金,又要承担老职工的缴费,负担过于沉重。 目前,我国社会保障各项缴费比例已高达40%,在亚洲地区仅次于新加坡。为维系这一制度的正常动转,不得不挪用在职职工的个人账户资金,形成了约7400亿元的空账,并且每年还在增长。为确保离退休人员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近五年来,中央财政基本养老保险的转移支付补贴金额高达2093亿元。往好了说,这说明政府重视社会保障;往坏了看,则是我国社会保障的巨大资金压力。 这些问题和挑战,既有近忧,也有远虑。解决这些问题,说到底,关键需要足够的财力。这方面,社保基金等方面近几年作了不少有益探索。筹资方面。2001年6月,《减持国有股筹集社会保障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确定,社保基金主要来源为国有股减持资金和中央财政预算拨款。2001年12月,又增加了划入的股权资产以及彩票公益金等其他来源。2003年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国家要采取多种方式筹集社保基金,包括依法划拨部分国有资产。此后,国务院多次指示要在未来五年内将社保基金规模做大。 投资方面。国家积极支持社保基金在股票、债券和银行存款等原有投资品种基础上,开展交通银行等非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ETF直接投资以及境外市场投资。 税收政策方面。国家给予了免收所得税、营业税、印花税等优惠政策。 立法方面。抓紧修订《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国务院已将《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列入了今年的立法计划,以明确社保基金性质和资金来源等重大问题。然而,要想弥补巨大的资金缺口,我们要付出的成本远不止于此。 转型成本有多大 如果我们不能为正在来临的挑战提前做好准备,必将给我国初建不久的社会保障体系带来巨大的压力,甚至危及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一个现实的难题是,离退休人数增长快于参加养老保险人数的增长。 包括4000多万已退休人员在内,我国上年末的参保人数只有1.6亿多人,仅占城镇人口的30%左右,不及劳动力人口的15%,覆盖率不到世界水平的一半。不止如此,2001年以来,在覆盖的城镇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职工中,参保人数平均增速为4.04%,已经低于离退休职工人数的平均增速6.64%.由于养老金的筹集主要依赖参加养老保险的职工人数,这种现象必然影响养老金的供求关系。“我们也面临这样的困难和挑战。”高盛全球投资副总裁RobertHomats对说,“在没有做实的情况下,现有职工为别人支付养老成本,自己的福利会不会下降?从一个没有做实的基金到做实的基金,原来的债务怎么办?” 他向坦言,没有做实的系统非常可怕。“现在缴费的工人支持了退休一代的工人,情况越来越恶化,医疗保障越来越差,退休工人越来越多,劳动力越来越少,太恐怖了!” 情况必须改变。然而令人担忧的是,我国现行养老保险制度,很难解决这道难题。 1998年以来,为解决养老金的拖欠问题,中央财政开始以借款或拨款的形式,对地方养老基金给予补助,而这又加剧了地方对中央政府的依赖。 作为世界上人口多的发展中国家,让更多的人“老有所养”是养老保障制度改革的目标。目前,我国公共养老保障体系的覆盖面只占人口总数的15%,低于世界劳工组织确定的20%的国际标准。就制度惠及主体的城镇各类就业人员而言,现有的养老保障制度也仅仅覆盖城镇职工的55%.占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农村人口,基本上只能依靠土地和家庭养老,仍游离于社会化和共济性的社会保障体系之外。 同时,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以及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如何解决已经进入和即将进入城市的农村劳动力、失地农民的养老保障问题,将是我国政府面临的一个重大理论和实践课题。 在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看来,农村劳动力剩余问题,将为解决中国养老难题提供契机。 “大量年轻劳动力的加入会推迟养老体系支付的压力。”樊纲将此称之为“工业化红利”:即农村青年劳动力加入到城市中来,进入工业化体系中来。这是中国的优势。这样也能够使得中国的社保体系在较长时间保持收支平衡。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将这些进入城市的流动劳动力纳入到社保体系中来。这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即个人账户的可携带性。在中国现在的基本养老社会保障体系中,个人账户还不能流动,系统只能在本地,没有全国性。这样就算有法律要求人们参加社会保障体系,由于账户无法带走,工人也没有兴趣让雇主带自己参加到这个体系中来,从而产生覆盖率低的问题。 谁来支付转型成本 “对一个负、有远见的政府来说,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储备当期财力,作为未来财力的补充,同时确定一个合理的缴费率,做实个人账户,并承担国有企业的养老金债务。”如果把项怀诚的这项建议换算成数字,那就是中央政府将为养老体制转型支付的数万亿成本。 让养老及个人账户由空账变实账,需要通过多种渠道筹集养老保险基金。专家表示,适量减持国有股是重要措施之一。“现在股份制企业中,国家持有的股份和股权是政府的财政性支持。”这位专家说,“过去企业和职工没有缴养老保险及其他社会保险费用,职工工资水平也很低,那部分本来应当作为社会保险费用积累起来的资金,国家拿去搞建设了,于是出现缺口,所以,国家在财政上给予支持是合情合理的。” 发行社会保险债券也不失为一种途径。人口普查及人口研究中心预测数据显示,扩大征缴范围是解决缺口问题的一种手段。我国一直努力扩大养老金的征缴面,对国有企业征缴养老金已基本覆盖完成,今后将把征缴的重点转向民营、私营等非公企业。 此外,拓宽投资范围,提高投资收益,让养老基金保值增值,也是题中应有之义。高盛全球投资副总裁RobertHomats对说:“投资的范围应更广泛,比如地产、债券、股票等等,这样可以降低资产期限错配率。还要进行全球投资,购买发达国家的资产。” “改革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问题将越来越严重。”,这位全球投资高手对说。

河道垃圾治理厂家
喷浆机报价
东莞市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