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酒家小说穿旗袍的女人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52: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那是多年前夏日的一个傍晚,天边的夕阳把美丽的彩霞披在了大地上。归家的牛羊迈开四蹄,甩着尾巴撒着欢儿一路狂奔。骑在驴背上的孩子们,夹紧双腿,随着“嘚嘚嘚”的声音,撒下了一路开心笑声。“平娃子——平娃子——”尘土飞扬的路边上站立着一位老妇人,她询问过往的孩子们“你们见过我的平娃子没,啊?”焦急的神情使她的问话显得语无伦次,孩子们冲她做个怪样子,然后一阵哄笑,拍打着驴屁股“驾愀”跑远了,她摇摇头,依然眺望着远方。那散乱在两鬓间干枯的头发,随着拂面的微风飘散在她的脸上;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人生的艰辛与岁月的沧桑;微微驼背的身躯,被一身脱了色的衣裤包裹得没有一点女人的曲线;而从那双失去光泽的大眼睛里,却仍旧能够捕捉到她当年光彩照人的影子……    从老辈人口中得知,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仙英,并有着传奇的人生经历。因时代的风起云涌,她从一个高贵的妇人跌落成为阶下囚的家属,这期间,她饱尝了生活的贫困和来自人世间的歧视、偏见。而带给她安慰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她所爱的亲人们……    时间追逐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农村正在经历过一场大的变革,土地承包,分田到户。徜徉在祁连山脚下的一座小村庄里,家家户户牵牛拽马,村人们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然而,他们也正为一件棘手的事情犯愁。    原来,解放前在马步芳军营任职的一位族人,后来一直漂泊他乡,如今他要求回家乡,这让村人们很是犯难。因为一旦回来,就要牵扯分土地和财产。关系到各家自身的利益,有人表示反对,坚决不要!他当大官的时候,提着马鞭耀武扬威村人没有沾过他的光,看到他骑马扬长经过时还胆战心惊呢。也有人表示同情,落叶总是要归根的,这里毕竟是他的家,再说了家乡还有他的后人呢,无论他漂泊多远多久,但他的魂依然在家乡。在老辈人的坚持下,终同意他回乡。    一辆驴拉车装着祖孙三代和他们的全部家当来到了故乡。虽然没有了生产队,但村干部仍然有权利召集村民开会。接受他们的仪式是很严肃的,会上宣布;既然回来了,就要遵守村规,随乡入俗,若有违反,立马撵出村子。    终于站在了家乡的土地上。不管人们投来怎样的眼光,仙英和她的家人从容地迎着太阳上地,背着星星回家。在家,仙英是理家的好手,做饭、带孩子没有一样能难住她;出门上地,她肩上的草筐从不离身,不是割草就是拾粪。男人们干的活照样难不倒她,一把大打铁杈握在手中,几个麦捆被锐利的杈齿串起来,让她高高挑起装在车上,屁股一扭坐在车辕条上,长长的鞭稍轻轻一扬“呔——愀”(吆喝毛驴的方言,不知是不是这个字)毛驴撒开四蹄,一路狂奔。就这样一位俗气的村妇,谁能想象她曾是出生于豪门,出入于上流社会的贵妇人呢。    记得有天晚上在村里看露天电影,影片的名字是《渡江侦察记》,那位戴着眼镜的国民党军需处长一现身,村人们一阵喧哗,看看看,xxx就是那样子,许多双眼睛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搜寻着仙英一家人的身影。影幕中出现达官贵妇人的镜头,他们的话题自然就会扯到仙英身上。有人用鄙夷的眼光轻视她,也有人用尖刻的语言挖苦她,有时候遇到不明事理的孩子们跟在她身后“小老婆,小老婆”乱叫,仙英只能装聋作哑,有时也会挤出一丝难堪的微笑。勉强挤出的苦笑背后,深藏着她曾经的荣耀、过往的悲哀和如今的酸苦;潜藏她心底的是永远无法言表的伤痛。    二    上世纪三十年代,仙英出生在大西北的一个小镇,同许多富贵人家的小姐一样,她不但会吟诗作文,而且精通琴棋书画。后来她们一家跟随从军的父亲迁移边陲省城,在草原上追逐白云,在马背上欣赏蓝天。    正值情窦初开的仙英,遇到了她父亲的部下,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军官。权势、金钱是无法抗拒的诱惑,关系到个人的命运与前途,年轻的军官违背了和家乡娇妻”此生非你不嫁,今生非你不娶”的誓言,毅然决然地做了师长的驸马。    婚后,仙英按习俗回婆家认门,也就是现在生活的村子。她跟着她的男人,在前呼后拥的军人保护下,翻越冷龙岭大阪山、景阳岭、鄂博梁、出扁都口,骑马、换轿子一路颠簸几经辗转回到家乡。    仙英的婆家,虽算不上名门贵族,但在当地也是有名望的富豪名绅。仙英的男人进私塾,上学堂,一步一个脚印儿踏上了为官之道。让乡人始料未及的是,新婚后别离娇妻去外地求学的他,竟然又带回二房。在当时富户人家有个三妻四妾也不足为奇,只要按着顺序,从大到小,也就罢了。但是从省城来的仙英,根本不理这一套。在她眼里,男人就是她的,妻妾没有大小之分,她不让男人靠近结发妻子半步。她的衣着打扮更让这些土生土长的乡民们目瞪口呆,那张微微上翘的嘴染得殷红殷红,出门总是带着大墨镜;那曲曲弯弯的头发蜷着披在脑后,跟羊身上的毛差不多。她每天都是新装扮,大红大绿的锦缎旗袍紧紧掐在身上,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不说,两边开一个很大的豁口,光溜溜的大腿尽然露在外边,让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目瞪口呆。她在院子里噔噔噔转一圈,令家人发怵。    深深的大宅院中,仙英狂妄地享受着新婚的甜蜜,享受着特殊的待遇,而另一位女人在冷雨、凄风中蜷缩着身子,怀揣着一颗受伤的心,绝望地抽泣着。    仙英看到了男人的前妻,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村妇人。仙英昂着头,不屑一顾地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用轻蔑的目光打量着她。早上仙英呼喊着要她端洗脸水,晚上要她倒洗脚水,仙英要求那个女人给她做饭,还要微笑着把饭碗递给她和她的男人。同一个大院,门对着门,晚上隐隐约约的灯影下,映着仙英和男人相依相偎的身影。那嗲声嗲气的撒娇声,像小猫锐利的爪子,撕扯着对门女人的心,对门女人只能抱紧自己的儿子,使劲咬着被子……    作为结发妻子的对门女人,是当地富户人家的小姐。她虽然不能断文识字,但也受过“三从”“四德”的教育。那是一个夏天,在一次赶集的庙会上,坐在敞篷车里看戏的小姐,深深陶醉在戏台上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戏台下面一位公子却在痴痴地注视着她。台上的戏为台下的人牵上了姻缘的红线。戏散了,但是公子的心却被这位小姐带走了。他日思夜想不吃不喝,一心想要小姐做他的妻子。    这位邻村李姓人家的小姐,正好名花无主,经媒人说合,这门门当户对的姻缘,一拍即合。完婚后,公子别了新婚的妻子去外地求学。    在小姐望眼欲穿的等待中,公子回来了,他成了一名威武的军官,并带来了一位新潮太太。小姐心里虽然难过,但也有期望,因为他们毕竟有了一个儿子。    看着眼前的儿子,作为父亲的他却不敢上前亲近自己的骨肉;身为儿子,他生下来就缺少父爱,让他想不到的是,回到家的父亲每天从他身边经过却没有胆量抱一抱他。至此,父亲在他心里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每年农历四月八日的庙会依然红火热闹,土坯搭建的戏台上仍旧上演着张生、崔莺莺相恋、相爱百折千回的爱情故事,而戏台下面真实的爱情故事已经谢幕。    据说,有一天早上,趁新太太还在梦里,男人早早起来直奔对门。他轻轻推开了虚掩着的双扇门,拉起了女人冰凉的手,他还记得,那是一双细腻灵巧的手,曾经握在他手里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纤细光滑,而如今却……“你们重温旧梦呢?”门外尖利的叫骂声和着皮鞋敲击地面的响声,使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即刻松开。他们虽然近在咫尺,却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从此,这位芳龄19岁的少妇,在人生慢长的路上等待着,坚守着,直至生命终结再也没有同心爱的男人相守过,哪怕是短暂的一夜……    人生总有很多遗憾纠缠在身边,红尘中也有很多的磕绊会颠簸在前行的脚下。仙英的身份和地位,让男人的结发妻子望夫心叹。    后来随着时局的变化,仙英呼风唤雨的日子随之结束。她显赫一时的娘家人也自身难保,更无暇顾及她的安危。仙英跟着投诚了的男人回家,车子行进在祁连山中,溃逃的军人将他们的财产洗劫一空,两人费尽周折才保住了性命。他们夫妇没有勇气回故乡,在距家乡较远的一个偏僻山村安了家。生活还没有稳定下来,“一打三反”运动开始,仙英的男人被定为“历史反革命”逮捕入狱,险些枪毙,好在有投诚起义的记录,被判为无期徒刑。    常言道“落了架的凤凰不如鸡”,当年比凤凰还要高贵的仙英,在泥浆粪土拌腿的乡村求生存,在柴草尘灰飞扬的土房子里安身。她要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要劳动,要改造,还要接受大会小会的批斗。她和两个儿子在异地他乡遭受的不仅仅是白眼和唾骂。为了生活,她带着孩子赶着驴车进山拉煤;吆喝着牲畜耙地,跟着犁头播种。在高原清冷的黑夜,两个孩子睡在地头,她跪在地里继续收拾没有割完的庄稼……    听说,即使在那样的年代,仙英仍然很注重她的仪表。夜深人静时,她会偷偷取出藏着的一件锦缎旗袍,搭在身上对着镜子看。在接受批斗之前,只要她的手不被捆绑,她都会用手把头发梳理整齐,绾成一个高高的发鬓束在脑后。有人看着不顺眼,就给她撕开,撕开了她再绾起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渐渐地她的头皮露了出来。    三      时间推移到世纪80年代初期,那是一个油菜花飘香的季节,已经成为婆婆的仙英,带着两个儿媳妇在油菜地里乐和着,她们接到通知,服刑了二十多年的她的老伴,要被释放了。    男人回来了,他是被错误的时代给错判了。二十多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磨灭他对新生活的渴望。当年他虽然没有起义,但有投诚记录,他平反后作为统战对象的民主人士,和县级领导一起参政议政,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成为四邻八乡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    经历了人生的沉浮起落,仙英显得稳重成熟了,她鼓足勇气跨进了当年的那个家门。昔日雕梁画栋的豪宅,已被岁月的风雨侵蚀,站在破落的小院里,仙英内心涌动着难言的愧疚。曾经在她面前低声下气的少妇,已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妇人,她拄着拐杖,笑盈盈地迎上来,仙英怯生生地叫了一声“他大奶奶”,老妇人抖动着双手,泪花在深陷的眼眶里打转,撇着瘪瘪的嘴“他小奶奶,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早该来的”……    岁月让两个女人都失去了容颜,仙英虽没有了当年旗袍袭身的丽质,失去了当年光彩照人的面容,但一身得体的农村人的装扮,倒显得她更慈祥可爱了。命运让两个女人同时牵挂着一个男人;命运让两个女人为同一个男人坚守了两个家庭。如今,她们握紧对方的手相拥在一起,如同久别重逢的姊妹,那些无法弥补的过失已成为过眼烟云飘散了,留给她们的是加倍珍惜未来的时光……       共 41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与性唤起障碍相鉴别
昆明癫痫的专科医院
云南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哈尔滨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萍乡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萍乡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九江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新余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通辽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新余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玉溪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安康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商洛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陇南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临夏有哪些外科医院 临夏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和田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和田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塔城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塔城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级医院 果洛有哪些一甲医院 安徽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产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屈光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法四医院哪家好 枣庄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肝炎医院哪家好 泰州IMCC医院哪家好 泰州全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