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青衣火凤凰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33: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我是作为一件礼物被这家人从马市上买回来,我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不过能从那份喧嚣和热闹中摆脱出来无疑是件好事,我的父亲是一匹纯种的鄂尔沁草原上的蒙古种马,我是多么怀念那连绵起伏,一望无际芳香的大草原啊!还有那一座座像蘑菇头一样的蒙古包啊!我多么希望我能去的地方是杀声震天的疆场啊!在我的兄弟姐妹中我算的上出类拔萃,我奔驰的速度能追上呼啸的风沙,我的主人完全可以凭借我夺得叼羊比赛中那只肥美的羔羊!  看来这家是一户平民家庭,男女主人的衣着都很朴素,他们为了买我已经花掉了手头不多的一点积蓄。  男人对女人说:“我们儿子应该有一批像样的坐骑啊!他和我们儿子是多么相配啊!”女人为难的摊开双手说:“可是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喂它大豆和燕麦啊!”男人说:“现在秋草正长得肥美,总不愁没得吃吧!”女人又说;”可是我们没钱给他钉马掌,配鞍鞯和鞭子啊!“男人说:“要鞭子有什么用,良驹不是用鞭子抽出来的!”  他们把我拴在一个早就搭好的木棚里,四面用毡布严严的封着,既遮风又挡雨,马槽里放好了新鲜的草料和一盆清水。我好奇地打量这这个新家,现在我已经开始满意这个新的归宿了。这是一户友善的人家,这难道不就是一匹马的幸福吗?  我吃着带着青草香味的草料,突然一只甲壳虫张开翅膀飞到我的耳朵上说“喂!我的大朋友,像你这样一位不速之客,打扰了一只尊贵的甲壳虫先生的安宁,是不是应该说声对不起。”我尽量压低语气“从明天起我们就是邻居了。”甲壳虫不耐烦的打断我的话“好吧!好吧!就这样吧!我还要拜访一位高贵的客人,一只住在贵族马厩里的甲壳虫,我还要把这件事情说给他听,一匹马居然跑到甲壳虫的家里了。”说着它就飞走了,我歉意的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或许我真的打破了这里的安宁,谁知道呢?但是那等待着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一副面貌呢?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又回到美丽的鄂尔沁大草原上,和我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们在洒满阳光的草地上快乐的奔跑着,又到了狩猎的季节,凶猛的猎犬惊起那些惊慌失措的小走兽,而我们驮着这些勇敢的猎手,尽情的追逐着…….忽然一只被逼到绝路上的野猪突然转过身,向我张开白森森的獠牙,我灵巧的避过他凶猛的一击,我背上的猎手手里的火枪发了言,它丑恶的倒在那里,脑门上汩汩的流出血来……  我被一阵欢快的叫喊声从梦中惊醒,“在圣诞夜前夕,我将拥有一批红色的马匹了,这是作为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因为我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这是一件多么不同寻常的生日礼物啊!这是怎样的一匹马啊?整个看起来就像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它的骨骼匀称而美丽,毛色闪闪发亮,长长的鬃毛沿着它流线型的脖颈倾泻下去。它昂首阔步,端庄可人,简直就像一位中古世纪身着红天鹅绒的美人。它将要完完全全属于我,供我驾驭的啊!我想我可以用它赢得草原马场上叼羊比赛中那只肥羊。”  这是一个长得有点帅气的小伙子,他的个头蛮高的,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他应该是一个天生的好骑手。他解开我的缰绳,乍一解脱束缚,我四蹄欢蹦乱跳着,他轻轻的将我牵到田野中去,然后轻盈地跃上我的脊背。  又能嗅到亲切的泥土气息,多惬意啊!我想我们两个从一开始将建立一种亲密的伙伴关系。他熟练的驾驭着我,不舍得鞭打我一下,任由我带着他飞跃高山,平原,河套,他把头埋在我长长的鬃毛里,他的鼻息呵的我脖子好痒,他爱抚的拍着我的脑袋说:“是一匹好战马的料!奔跑起来就像一道红色的闪电,就叫你火凤凰吧!凤凰是传说中的神鸟,在火里死亡,然后又在火里涅槃重生!“他沉吟着。  我有名字了,而且这个名字和我的颜色又是多么匹配!我叫火凤凰,我仰天长啸,我欢快地奔跑着,天地间满是我奔放的嘶鸣,让我该怎样感谢造物的神奇。  我们从月亮爬上树梢头,一直跑到天空露出鱼肚白,一阵低回的草原季风低低在他发间和我的鬃毛里掠过,但这带不走我满心的喜悦。云儿在我头上驻足,我想托云儿把我的消息带给俄尔钦草原上我的亲人们,云儿不睬我,他忙着投递阳光的玫瑰色请柬。  我的快乐无法用你们人类的笔墨来形容,我的心泉在汩汩的流淌,流淌着我生命中所有的喜悦和光辉。  良禽择木而栖,良驹是不是也切望着有一个好的骑手来驾驭。我知道那属于我的春天,那万物复苏万灵敬仰的春天已经到来。  这以后就是一连串的喜乐交织的奔驰的岁月。  我的小主人能边弹琴边纵马疾驰,那像我脖子一样弯曲的马头琴,在他手里焕发出生命的活力。他稳稳地坐在我背上,我跑起来是那么迅捷而平稳,让他感觉不到一点颠簸。真的!我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好听的调子里流露出一种温柔的渴望和希夷。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有一根柔软的心弦被拨动了。  我要配合着这节奏舞蹈,舞蹈是奔驰的四蹄。  草原上男子汉是阳光,可是现在所有的阳光都只照射到一个人身上,只要那人一出现,黑夜也变成了白天,如果群星是这些男子汉的眼睛,那么群星都在尽情追逐着一轮明月。  群星敬仰明月,而明月却无暇顾及群星。  这草原的女儿,是一株亭亭的白杨。白杨是群星和炎日瞩目的焦点。  她的名字就叫白杨。  那么我的小主人的马头琴在为谁低回徘徊,我不知不觉慢下的脚步,究竟为谁而停留?  2.  一年一度的叼羊大赛开始了,叼羊开始前,主持者先将一只已经宰了头、扒掉内脏的“阔克拉合”【即青灰色的山羯羊尸体】,放在场子中央,各路骑手便在周围排成两队,雄赳赳,气昂昂,苎装待命。当主持人刚一打响开始的枪声,英勇的骑手就急驰出发,绕场一周,瞬息伺,骏马喷着鼻子,直立后腿,猛烈地向场子中心扑去….一场惊心动魄的叼羊搏斗就这样展开了。  大家你追我赶,紧追上去,抓住羊尸一端,使劲进行争夺,时而几人相持,难解难分,时而一人抢去,摔掉了对手。就这样你争来,我夺去,众多的骑手在交锋,英武的骏马在助威,互不示弱,各不相让。一边叼,一边跑,直到把羯羊尸体上的皮毛剥尽,只有叼到手的骑手,提着羊尸,环绕目的地一周,再飞马;回到人围中来,将羊尸放到原处,才算真正的胜利者。然而这种胜利,是以力量和速度得来的,牧民们无不拍手叫好,心悦诚服。  参加叼羊的人事先都结成团伙,有的就是两队的比赛。每队都有冲群叼夺、掩护驮遁和追赶阻挡等分工,而且讲究战略战术。比如一旦夺得羊羔,其他同伴有的前拽缰绳,有的后抽马背,前拉后推,左右护卫才能冲出重围。它既需个人娴熟的技巧,又要集体的密切配合。叼羊,不仅是哈萨克族牧民所进行的一项扣人心弦的马上游戏,而且是一种力量和勇气的较量,马术和骑术的比赛。  我的小主人迅速地把马鞭咬在口中,双手丢开鞍缰,跃身抓住羊尸,飞箭冲出人围,摧马向着目标处奔驰,其余的骑手则快马加鞭,急起直追,观众们欢呼雀跃,呐喊助威。  突然一匹马受了惊吓,急向人群中奔去,我看到了一双明媚的眼睛,不过此刻眼中只有惊恐和乌云。另一个骑手飞快的冲到主人身边,小主人将到手的肥羊随手扔给对方,急向惊马的方向奔去,我明白主人的心意,四只蹄子像急卷的车轮,很快地超过那匹惊马半个马身,我低着头径直的向那匹马的腹部撞去,碰的一声巨响他像一座山一样翻倒下去,蹄子几乎就要踩到白杨身上,这一刻呼吸心跳似乎都已停止,胆小的人已经把头转过去,不忍心看到这样悲惨的画面。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主人双脚挂在蹬里,大半个身子探出去,我尽可能的奔驰的平稳,让主人保持平衡,他的一双有力的臂膀迅捷无伦的抱起白杨的身体,然后稳稳的坐在马背上。又是一声巨响,刚才白杨站立的地方被惊马硬生生刨出一个大洞。它庞大的身躯向右一歪,轰然倒下。人群欢呼起来,白杨将一颗倩首羞不可抑的靠在小主人的怀里。  叼羊比赛继续进行,谁是白杨心目中的英雄,我想腾格里可以为我作证!虽然没有取得叼羊比赛中那只肥羊,但是我分明听到白杨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我的牧者,我愿意做你的羔羊!”  3.  我恋爱了,那是一匹英俊的黑马,我想我们可以有一段膘肥体壮的时光了。  “那不过是一匹野马,他配不上我们的火凤凰,我们的棕色闪电,红美人!“老乔说”让我用我的火枪发言吧!“他一边说一边端起枪来瞄准”我的枪法百发百中,一百米外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跑掉!“  “不要,不要啊!我的主人!“我嘶吼着,但是那缰绳束缚着我,我上蹿下跳着“我亲爱的主人,我们的爱情是无辜的!“  但是老乔已经开动扳机,我的小主人手疾眼快一把托起老乔的手臂,枪声划破了夜空,子弹穿过密密的树梢,拖拽着一溜蓝火,像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那匹黑骏马浑身的鬃毛都竖立起来,但是居然并不跑开。我睁着一双悲哀的眼睛望着我的小主人,一颗又圆又大的泪珠从我瞳孔里滚了下来。“他们打死了他,他们打死了他!“我不敢往黑骏马的那个方向看。这时耳边轻轻传来一阵嘶鸣声,原来它还活着。谢天谢地,我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算了,老乔!它们不像我们人类讲就门当户对,在它们那个世界里情投意合才是重要的,放过他们吧!“老乔收起枪笑着说;”你不怕那只杂种带着你的火美人私奔?”“如果你曾和一匹马在血与火的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话,你就会了解我的心情!”老乔不说话了,他嗓子里咕噜了一句“这话有点道理!”然后他把枪斜跨在背上,说了一句“天啊!如果这事发生在我头上我该怎么办,不过也许你是对的,管他呢!”老乔豪放的大笑着,用力拍拍我的小主人的肩膀“你心地是那么好,但那只不过是一匹畜生!”又转头慈爱的看着白杨“无怪乎我的女儿会爱上你,你们也去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吧!”说着催动自己的坐骑向营房方向走去。  “我是说我们的火凤凰恋爱了,你看他还害着羞呢!“主人放开我的缰绳,把马鞍从我背上取下来,拍一拍我红棕色的脑袋”去吧!伙计!寻找你的爱情吧!你的单身生涯结束了!“我欢快的嘶鸣这,围着他和白杨绕了三圈,然后向那匹高大英俊的黑骏马奔去。我们一起扬着颈子向他们致意,然后将头颈在对方的鬃毛里不住挨擦着,然后一前一后的向河流尽头的森林跑去。  “他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啊!”白杨说。“那我们呢!”不记得他们的嘴唇是如何相遇的,相似的情节早已在人类的舞台上重复上演过千百回。白杨猛然推开他,指着远处的我和黑骏马说”有人在瞧着我们。“  我和黑骏马就一动不动的站在远处的高岗上,月儿升起在树梢上,升高到我头顶,像是给我戴了一顶金光闪烁的皇冠。”让他做我们青春的爱情的见证吧,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他和白杨手牵着手,共同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下。  4.  战争开始了,为了抵抗侵略,保卫我们的家园,主人应征入伍了,我和主人参加了骑兵连。经过几个月艰苦的训练,我和主人都很投入,而且很快熟练了马上的对决和战术。我们经常一道开拔。  真正的较量终于开始了,这是勇气的对决,力量的展示,生与死的考验。  天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我看着枪弹在我头上飞来飞去,呼吸的空气里有一股刺鼻的硫磺味,我的小主人挥舞着马刀,一扫往日温文尔雅的举止,将一个个敌人劈于马下。但是他仍嫌我跑得不够快,可是这已经是我体能的极限了,他不住的用马刺踹我,我的腹部已经冒出血津,但是我亲爱的主人,不管你如何对我,我都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因此而死掉。  我看着自己的同伴一匹匹的倒下死掉,它们昨天还是欢蹦乱跳的一群,可是现在…….我紧紧追随着那匹黄骠马的后面,可是它跑着跑着,突然就倒了下去,我跑过它身边,甚至来不及看一眼他临终时的目光  “冲啊!战士的使命,不是攻陷就是牺牲!”  灰炭头,你怎么了,它的主人刚才还在马上,可是现在…….他胸口中了一枪,从马上摔下来,可是一条腿还挂在蹬里,它拖拽着它的主人在战场上没命的奔跑着。  怎么我们之间也需要决斗吗?我们不是同类吗?我悲哀又同情地看着这匹黑骏马。它背上的士兵催动坐骑,挥舞着战刀,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因为紧张而张开的牙齿。  刀光雪亮,我不管不顾的冲上去,迎着刀光。就在两匹马交错而过的时候,我听到兵器交击的声音,一个回合!接着小主人把我圈过来,我和那匹黑骏马仍然是一个面对面。我们几乎同时加速,再次交错而过时,我看到黑骏马的主人已经从它背上滚鞍下马,他的半张脸颊已经没有了,他挣扎了一阵就死掉了。  那匹黑骏马把鼻子凑到它主人的脸上嗅着,不安地用前蹄在地面上刨着,嘴里咻咻的喘着气,我没有放松警惕,我明白这将是一场决斗的开始。它昂着头向我冲来,快得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我灵巧地避过他的锋芒,绕到它身后。 共 844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癌的原因病理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哈尔滨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萍乡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萍乡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九江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新余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通辽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通辽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新余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玉溪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榆林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安康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商洛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陇南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临夏有哪些外科医院 临夏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和田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和田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塔城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塔城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一级医院 果洛有哪些一甲医院 安徽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产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屈光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法四医院哪家好 枣庄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德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肝炎医院哪家好 泰州IMCC医院哪家好 泰州全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