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日本能挺过震后衰退关吗

2018-10-29 12:55:33

日本能挺过震后衰退关吗

主权信用评级下调、政局动荡、电荒蔓延、出口下滑 地震百日后的日本,很难看到复苏的曙光

财经国家周刊报道大地震已过去近百日,日本经济仍在 艰难时势 中挣扎。

官方数据显示,2011年1月至3月日本的GDP实际增长率为-3.7%,经济学家预测4至6月仍为负增长,日本综合研究所主任研究员松村秀树认为会进一步滑至-4.7%。由于已连续出现两个季度的收缩,目前的日本经济状况符合国际上使用广泛的衰退定义。

地震、海啸和核电站泄漏带来的连锁反应,已经给包括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业在内的日本经济带来严重打击,悲观情绪仍在弥漫,甚至有人怀疑日本能否挺过这一关。

政坛乱象

日本政坛多年的混乱再度延续,成为阻碍当下日本经济复苏的搅局者。当地震灾区目前还有十万居民在避难所里避难、3万套临时住宅尚未建成时,日本政坛已开始上演 倒阁 闹剧,浇得日本人 透心凉 ,直呼 日本是个没头脑的国家 。

大地震不到三个月,菅直人政府对相关事务的处理方式备受各方批评。民调显示,7成日本人认为首相菅直人处理核灾不力。

菅直人更是面临 内阁不信任案 ,并被迫表达辞职意向。终,他在6月2日的会上表示在 地震灾后重建和核泄漏事故处理告一段落之后,会把(管理国家的)让给年轻人。 这一表态使一批民主党议员改变立场,菅直人这才躲过一劫。

不信任案 的否决并未给日本政坛带来多少平静,却引发了更多有关未来日本政局动荡不安的隐患。

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认为,日本政局的波动虽不致于造成像中东那样的社会大动荡,但是会给日本经济 雪上加霜 。 由于菅直人的出尔反尔,政局的动乱已经形成,在政治上层产生很尖锐的冲突,为今后一段时间内的日本政治增加了变数,肯定会伤及经济政策的连续性,不利于日本经济复苏。 庚欣向《财经国家周刊》解释。

日本电荒

与政局动荡相比,核事故则直接带来日本电力供给的窘困,进而威胁到日本经济的复苏。

大地震导致发电设施损坏和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使得东北电力和东京电力公司供电区内电力供应出现很大的缺口。

根据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报告,今年夏天,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将面临至少5000兆瓦的供应短缺。

为应对全国性的电荒,日本政府下令今年夏天全国将削减用电15%。日本经济研究所推算,电力不足将给日本经济造成4万亿日元的经济损失,使2011年度经济下降0.8%。

电力短缺、生产、供应链受损,阻挠了正常的生产,对日本的制造业尤其是汽车、电子、半导体等高新技术产业造成较大冲击。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日本汽车产量的同比降幅连续两个月刷新纪录,自1968年1月(27.5141万辆)以来,月产量首次跌破30万辆。

同时,日本金融部门报告显示,日本出口在4月份以2009年10月以来快的速度下跌,导致4月份出现31年以来的首次贸易赤字。

受灾严重的东北部虽不是日本主要的工业区,但集中了汽车、核电、半导体、IT等高新技术产业,同样也是主要的农业生产区域。

此次受灾严重的关东地区是日本的高新技术产业聚集地,在国内GDP产业占比中。电力供应缺失,将会给关东地区经济造成极大的影响,从而拉低日本整体的GDP。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经济问题研究专家杨凌告诉《财经国家周刊》。

杨凌介绍,地震导致的停工,再加上日本企业零库存的管理方式, 一旦遇到自然灾害,整个产业链就停了。

同时,由于灾区也是主要的农业和渔业产地,受核污染的影响,周边地区的农产品、水产品的生产、出口也遭受了沉重打击。为了应对今年夏天巨大的电力缺口,日本政府和社会团体花样百出,推出了多项措施鼓励民众节电节能。

近日,日本政府为节约用电推出了一项 超清凉商务装 (SuperCoolBiz)计划,提倡职员今年夏天穿夏威夷衬衫、T恤和凉鞋上班。此外,日本一些地方政府和非营利机构,还免费向民众发放蔓生植物种子和植株,鼓励他们在房子外种植 绿色围墙 ,以遮挡太阳光降温。

核电缺口

5月13日、14日,日本中部电力公司遵照首相菅直人的要求,分别停止了滨冈核电站的4号和5号反应堆。这是自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之后,个被主动停运的核电站。

这一决定无疑得到了大多数日本国民的支持。根据日本共同社在滨冈核电站停运后所做的民意调查,66.2%的受访者赞同这一决定,反对者仅为29.7%。

日本政界素来对是否将核能作为骨干能源存在很大争议。 这次大地震,无疑为有反对原子能传统的左翼政治势力争取到了更多支持。 中国驻日本使馆科学技术部秘书苗允对《财经国家周刊》说。

苗允说,擅于发动市民运动的左翼政治势力在本次福岛核事故后,发起了大大小小的反核游行,为日本能源战略转型推波助澜。

在闭幕不久的八国集团(G8)峰会期间,菅直人向国际社会表态,将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以替代部分核能。菅直人承诺,到2020年,日本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比例将占到所有电力的至少20%。

日本东大地震发生前,核电占日本全部发电量30%。日本政府先前计划,至2030年把这一比例提高至50%。

数据显示,2009年日本利用太阳能和风能占发电总量的比例只有1%,加上水力发电,可再生能源占发电总量的比例也只有9%,而再用10多年将这一比例提升至20%,难度很大。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经济学教授安富步在对日本能源战略思路调整表示肯定的同时说,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效率很低,成本又高,在短时间内实现起来会有一定难度。

安富步建议,目前日本应加大建设火力发电站来弥补巨大的电力亏空。

在安富步看来,日本作为地震多发国家,大力发展核电并不合理,日本发展核电站主要是出于战备考虑,而非安全。 日本政府大力发展核电站,主要是为了从核电站的废料中提取制造原子弹的钸元素。 安富步说。

曙光何在

6月2日,大公国际宣布将日本的本、外币国家信用级别从AA+、AA下调至A+、AA-,反映了日本国家债务偿付能力的下降趋势。

5月31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把日本主权信用评级列入可能下调的观察名单。

一边是严峻的财政状况和缩水的还债能力,一边是灾后重建需要雄厚的财力支持。日本的国债已达921万亿日元,在发达国家中与GDP之比。如果不进行税制改革,增加消费税,以扩大财源,仅靠发行国债,势必使原本严峻的财政状况更加恶化。

衰退阴影笼罩下的日本岛,能看到未来增长的曙光吗?

近年来日本经济一直不景气。在战后几十年的赶超成功后,也失去了发展方向。这次反而是个提升的契机,会向更科学、更生态、更环保的经济发力。 杨凌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如果能改变经济发展轨迹,此次大地震或是日本 重生的一个转折点 。

日本经济在大灾后复兴也有前证。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后,日本经济在1995年和1996年的增长率分别为3%和4.4%(后修正为2.3%和2.9%),这几乎是近20年来日本经济的增长率。

日本恢复得可能会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如果能以地震和核辐射为契机实现向清洁能源社会的转型,反倒有可能领导新一轮产业革命, 苗允说。

半岛印象花园
华侨城原岸
承翰陶柏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